為了收藏,竟有人甘冒生命危險。因為一顆對藝術熾熱的心,1991年蘇聯一解體,林明哲隔年立即深入俄羅斯買畫,多次在砲聲隆隆下,忍著飢餓和藝術家打交道。他如何蒐集到全球博物館也望塵莫及的俄羅斯畫作,請看以下的專訪。

問:你為何收藏俄羅斯繪畫?

答:我研究中國油畫時,追根究底發現中國油畫受蘇聯的影響很大。1940至1950年代,中國中央派出大量的優秀學生到俄羅斯做研究學習,蘇聯也派俄國畫家到中國,早期大陸八大美院院長及油畫系系主任幾乎都屬於「蘇派」。

我為了更深入研究中國油畫,就想溯源收藏相關的蘇聯繪畫,1991年蘇聯一解體,我就親自到俄羅斯去找對中國油畫有影響的蘇聯畫家。

蘇聯剛解體 歷史機遇

問:你到俄羅斯買畫曾經歷了哪些困難?

答:1992年初我和兩位同事一起進俄羅斯。那時蘇聯剛解體,社會動亂,其實自己心裡也有點恐懼,況且我們還帶了10萬多美元的現金,但憑著一股衝動,我不想錯過這次難得的收藏機會。

我們搭韓航班機到莫斯科,之前以為可落地簽證,沒想到卻因沒有簽證,海關準備將我們原機遣送出境。我們在機場等了6個小時,我決定最後一搏,拿出蘇聯美術家協會書記薩拉霍夫(Tahir Salakhov)給我們的邀請函,沒想到海關官員馬上請我們到貴賓室等候消息。隔日一大早,薩拉霍夫就派車來接我們,總算順利入境。

當時莫斯科還可聽到大炮打國會的聲音,而且行動困難,不論是坐飛機或火車都要取得通行證,買畫也得辦很多手續。我進出俄羅斯5次,住了快4個月,日子非常艱苦,1992年我住飯店一晚1萬台幣,但一天只能吃一頓早餐,這費用相當於俄羅斯民眾一年的生活費。

俄羅斯畫作 收藏傲世

以前蘇聯嚴格限制繪畫作品出口,那段時期我們能順利買到畫作,一是社會動盪,管制變得很鬆散,二是嚴重的通貨膨脹。蘇聯解體前,盧布兌美金是1:1,1992年我們年初進去,800盧布才能兌換1美金,等到最後一次1994年進入俄羅斯時,4200盧布才換到1美金,貶值幅度驚人。因為預期盧布會一直貶值,許多畫家也希望脫手畫作。

回想起來,當年我在俄羅斯的冒險經歷是難得的歷史機遇,機會難再重覆,經驗也難以複製。

問:你收藏的這批俄羅斯畫作,重要性如何?

答:前蘇聯共產主義時代,1890~1990年這段時期的畫作是蘇聯美術史上的「社會主義現實主義」,代表性藝術家的作品目前除了山藝術文教基金會,全世界並沒有博物館或單位機構有系統地收藏,連俄羅斯目前也沒有完整的規畫收藏。

我收藏的這批上千幅的蘇聯名家繪畫,包括巡迴畫派,在美術史上有一定的重要性,尤其他們是在中國有影響力的藝術家。像列賓、蘇里科夫的作品即使是知名的大英博物館或羅浮宮也只展示過一、兩張。科爾日夫是影響中國傷痕藝術的藝術家,他的作品除美術館外,市場上很少見。

從1917年到1991年,蘇聯和西方國家冷戰時期,蘇聯的繪畫西方人很少見過,甚至俄羅斯自己到現在也還未重視,但我相信,未來蘇聯共產時期繪畫藝術的價值一定會被發掘的。

我在大陸舉辦俄羅斯畫家的展覽時,很多大陸老畫家這輩子第一次看到老師的畫作,都很激動。曾經有一位建築師在展場裡連等3、4天,就為了當面跟我說聲謝謝。烏克蘭大使來看展時,也非常驚訝我竟然收藏到那麼多烏克蘭國寶藝術家的作品。觀眾的反應讓我覺得這個收藏很有成就感。

#作品 #畫作 #蘇聯 #中國 #油畫 #藝術家 #繪畫 #收藏 #俄羅斯 #畫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