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網民的諾貝爾獎觀
大陸網民的諾貝爾獎觀

上周,挪威諾貝爾獎委員會把今年的文學獎首度頒發給大陸作協副主席莫言,振奮了中國大陸。這也是第一個由大陸官方認可、頒發給大陸公民的諾貝爾獎。

不可否認地,過去23年多來,從西藏流亡領袖達賴喇嘛、法籍華裔作家高行健,到大陸異議人士劉曉波,諾貝爾和平獎和文學獎這兩大獎項都是「主觀運作」很強的獎項。表面雖是和平和文學,但本質卻涉及到千絲萬縷的國際間的政治問題,難免成為政治工具。

即便今年的諾貝爾文學獎花落中國大陸,但有部分大陸媒體仍不免省思,涉及基礎科學研究的物理、化學、生物醫療和經濟學獎,中國大陸至今仍未有「土生土長」的桂冠得主。

5年前,中國社科院曾發布一分全球政治與安全報告顯示,中國大陸已成為世界上最大的移民輸出國,中國知識精英的流失也成為全球之首。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統計資料也附和,中國在7年前就已成為世界上出口留學生人數最多的國家,全世界幾乎每7個外國留學生中,就有1個中國學生。

築巢引鳳只吸企業家

研究菁英寧可留在海外,也不願回大陸發展。為此,2008年,中共中組部提出「千人計畫」,作為築巢引鳳機制。這項名為「海外高層次人才引進計畫」,希望5到10年內引進並重點支持一批戰略科學家和領軍人才,回中國大陸進行創新創業。對象鎖定在取得國外博士學位,不超過55歲;回大陸後,每年工作半年以上。

實際運作狀況是,在優渥的薪資待遇和創業條件下,確實有一批海外大陸專業菁英回到大陸。

但研究「千人計畫」多年的香港科技大學中國跨國關係研究中心主任崔大偉卻發現,因中國經濟高速發展,華裔企業家比較願意一輩子回到大陸;反觀科學家則不願意離開美國、離開國外的職位回到中國,或完全投入到中國職場。

為何會如此?社會氛圍是首要關鍵。近代西方科學的興起,關鍵因素是與重大的科學理論被發現有關。但中國大陸的研究往往與生產、生活密切聯繫,但基礎或深入的理論卻無人問津。

即便諾貝爾獎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人類最高的科學和文學成就,但畢竟不能解決科學家短期的「飯碗」問題。因此,很多中國大陸的科學家,在面對「吃飯難」和對知識做貢獻之間,往往因現實考量被迫選擇前者。

其次,大陸科研環境不利基礎研究。1998年研製出基因改造羊、隔年研製出基因改造牛的中國工程院院士曾溢滔曾說,「為什麼中國人得不了諾貝爾獎,其中一個原因是缺乏寬鬆的環境」。

忙於應酬耐不住寂寞

曾溢滔直言,大陸的科學家「往往沉不下心來」。一旦兩、三年出不了成果,就面臨巨大壓力,使很多人心態浮躁。他甚至說,大陸有兩條研究之路常毀掉研究人員。一是有點成果以後做官,結果被行政工作占去了大量的時間精力;一條是被各種各樣的光環沖昏了頭腦,忙於各種應酬,耐不住寂寞,結果一事無成。

據一位因官方「百人計畫」回國的大陸研究員透露,他花很多時間,應付非學術會議、檢查、評審和寫課題申請書。只有在周末找點時間來做實驗。顯見,科研人員能投入科研的時間太少,他們花太多時間在開會,或「跑」課題經費上。

其次,制度和政治因素也阻礙本土科學家發展。崔大偉去年曾在台北參加一場國際研討會上,針對中共官方提出的「千人計畫」進行分析。

他指出,大陸國內的智慧財產權保護問題,對於外國人和從國外返回大陸的研究人員而言,極為重要。因為這些人才帶回來的核心價值,就是科技技術。倘若這些科研成果拿回中國大陸,卻被剽竊,將嚴重衝擊優秀科研人員回國研究的誘因。

單位人際關係太複雜

中國的人際因素也讓想專心研究的科研人員傷透腦筋。一位從海外回大陸的研究員告訴崔大偉:「單位人際關係太複雜了」。例如升職與否未必完全取決於該研究員的才華與成就,而是他(她)與上司之間的人際關係,及行政官員對研究員的主觀評價。

此外,若再加上資訊自由化程度,不像歐美國家開放發達,也讓科研人員觀望卻步。

即便實際問題重重,但為了搶奪更多國際人才資源,大陸各地仍想透「花招」,用諾貝爾獎得主為該城市找經費,拉抬聲勢。

今年,杭州就和諾獎經濟學得主邁倫.斯科爾斯簽約,擔任科技城的一家科技公司的首席顧問。杭州官方稱,這是未來科技城致力於打造「人才+民企+資本」發展模式結下的又一碩果。

常州也是如此。該市拉攏了諾貝爾獎得主、美國藥理學家伊格納羅,使其在常州創立生物技術有限公司。常州市官方也宣稱,將藉此打造一批「諾貝爾獎得主」工作室、企業院士工作站、千人計畫產業研究院等高水平研發機構。

#大陸 #中國 #中國大陸 #得主 #研究 #科學家 #官方 #諾貝爾獎 #文學 #人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