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阿母長期與我同住,天天碰面,習以為常。偶爾遇上我獨自出國,小別數日,待回到家門,老人家不是坐在大樓門口翹首盼望,就是躺在客廳沙發或寢室眠床凝想出神,意外得見(因我阿母完全搞不清楚我何日回家),既驚且喜,趕緊立起身來,興奮地拉著我的手(有時還喜極而泣),過了好一會兒,才終於把話說出口:「去那久,攏不知,我足想你呢!」

張小嚕頭一天上幼兒園,我陪他在教室玩了好一陣子,臨走,忽然拉住褲管不讓離開,見我絲毫沒有停留的意思,旋即焦急不安,頃刻間大哭了起來。老師交代千萬不可藕斷絲連,倘如此小孩更加難受。我只好頭也不回地假裝毅然決然離開(其實內心何嘗捨得呢),直到門口還聽得張小嚕哭聲,震天動地嘶吼著。──終於捱到下午去接他,老師取出髒衣服,說是哭到吐,穢物沾染。如此過了兩三天,情況略好轉,第四天我又去接他,他在車上很不好意思,小聲說:「爸爸,我今天有哭哭喔!」我問為什麼?他低著頭,很害羞地說:「因為想你啊!」

祖孫表達從不拐彎抹角,了當,直接。於是,我成了最幸福的兒子,最幸福的爸爸,讓兩代的濃濃思念,緊緊擁抱。

#張小嚕 #爸爸 #最幸福 #老師 #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