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總統候選人歐巴馬和羅姆尼最後一輪辯論,「中國崛起」成為兩造激辯的話題。即使兩人砲火猛烈、立場各異,但雙方都承認中國是美國重要的夥伴,即使如羅姆尼者,在批評中仍保留未來與中國合作的空間。由此可知,未來無論誰當選,在世界政經大局勢下,美國對中政策不會有劇烈的變動,隨著中國實力的繼續發展,美國希望與中國合作的態度將會愈來愈明顯。

無論共和或民主黨,美國一貫奉行現實主義外交政策,1989年六四事件後,共和黨布希政府對中國採取了最嚴厲的報復措施,卻派遣密使到大陸,希望避免中美關係全面失控。歐巴馬與羅姆尼都批評中國,但也都承認中國崛起的力量,未來他們對中國的態度,不取決於他們是否喜歡中國,而取決於大陸是否持續穩定發展。十八大即將召開,中共新一代領導換屆舉世矚目,關鍵因素在此。

事實上,薄熙來案已提早吸引全球對大陸領導換屆的關心。薄案除了讓世人再度注意大陸權力競爭規則的不透明,更暴露權力過度集中、監督困難造成權力濫用、貪腐叢生、民怨四起,成為維穩最大負擔。經過薄案教訓,全方位的改革已不可避免,其間司法改革更具關鍵地位。

薄熙來能在重慶稱王的最主要因素是,在中共體制下,掌握政權者同時掌握治安權與司法權,法治力量卻不足以監督,造成權力失控。薄熙來事件爆發後,從總理溫家寶到官方媒體,均或明或暗指責薄熙來的「文革」行徑。將薄熙來與「文革」類比,是暗示「無制約的權力」是「薄熙來崛起、殞落」的原因。但如果無法落實司法改革,確立司法監督制度,未來類似案件難保不會重演。

司法改革的另一動力,是貪腐問題惡化,累積大量民怨。貪官在聚斂財富後移往海外,而且總是能在被雙規前順利脫逃,在海外揮霍犯罪所得。據大陸公安部公布的數字,到2005年底,大陸外逃的犯罪嫌疑人有500多人,涉案金額達700億元人民幣,這些數字看來驚人,但如果問問民眾,將會發現上列數字僅是冰山一角。

腐敗與貪汙已經成為老百姓最不滿的社會問題之一。雖然近年中共已經加強懲治貪官,但單單幾個個案,無法平息民怨,如何經由制度設計徹底防止才是根治之道。貧富差距擴大、貪官逍遙海外,絕對不利社會維穩。

要推動全方位改革,民主、法治是兩大關鍵,在先易後難的漸進原則下,司法改革應優先著手。十八大日期宣布後,10月9日大陸也首次公布司法白皮書,指出「司法改革的根本目標是保障法院、檢察院依法獨立地行使審判權和檢察權」,為未來的司法改革定調,讓司法獨立於政權之外,確保權力之間的互相監督關係。

中國不但已經擺脫19、20兩個世紀來列強凌壓的命運,更已崛起成為自主自立、進一步對世界發揮影響力的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即使面對美國,中國也有能力從容應付。

但這一切,都以大陸繼續發展茁壯為前提,不可忘記日本在1980年代的輝煌與30年來的失落。倘若無法推動改革,中國不僅無法贏得國際社會的尊重,也將為未來的永續發展造成隱憂。在薄案與反貪的壓力之下,司法改革的時機已經成熟。如何一步一步推進,建立具有中國特色的司法獨立制度,讓司改成為十八大後全方位體制改革的基礎,現在正是關鍵時刻。

#司法 #大陸 #十八大 #美國 #中國 #改革 #監督 #薄熙來 #司法 #權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