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伊東豐雄設計的台中大都會歌劇院被譽為劃時代的作品,對於台中人來說,這是繼路思義教堂之後,距離最近的世界大師作品。東海大學建築系研究所利用區位優勢以大都會歌劇院為研究對象開設了一門課程,得益於此,我與其他同學一起步入工地現場,進行一次近距離接觸。只是這次造訪,我並不是懷著來欣賞大師作品的心理,反而帶著批判性的思考。

其實,對於大師筆下的歌劇院,我並不陌生,之前我曾有過在廣州歌劇院服役一年的經歷,每天嗅著鋼筋與混凝土的味道。在幾年前就瞭解到伊東豐雄的歌劇院方案,感慨結構複雜,空間詭異,風格自成一派,卻沒有料到這個施工難度稀疏如此之高的項目能夠真正實施起來,更沒料到幾年後的今天能夠空降台中這個城市並與之如此接近。

兩個建築物有很多共同點。首先,兩個歌劇院都均出自於大師之手,札哈.哈蒂與伊東豐雄都是當下建築界的風雲人物,其作品會獲取很高關注度。其次,兩者均通過或扭曲或傾斜的牆體營造多變的非常規內部空間。一個內部牆體幾乎全是曲面,一個內部柱子幾乎全是傾斜。在空間感受上非同尋常。第三,複雜結構衍生出的奇特造型,在視覺效果上出位。台中大都會歌劇院的主體結構依靠一個扭曲的牆體,廣州歌劇院的主題結構為一個扭曲的巨型鋼架構,結構設計均是項目攻關難點。第四,兩個歌劇院顛覆常規的營造方式,曲牆斜柱異形空間成為主導,博取眼球,製造噱頭。皆作為當地努力打造的地標建築,在資金投資上,幾乎不惜代價。

兩個項目都在宣揚挑戰難度,高呼實現首創,標榜建築成就,我不以為然。我認為評價一個建築的好壞不應該以建築設計本身,也要綜合社會因素經濟因素來考慮。這些建築造型奇特,結構形式複雜,施工難度極大,直接後果就是建築成本飆升,用了可以建造好幾個同樣規模歌劇院的資金才能建一個歌劇院。這種勞民傷財性價比低廉的建築在歐洲以及絕大部分國家是沒有生命力的,很可能遭遇被直接否決的噩運。

札哈方案的風格一向是扭曲傾斜誇張奇特,能真正實施的為數不多,對於廣歌這麼一個怪異的方案,能夠得到廣州政府的認可並不惜巨額金錢代價建成,連札哈自己都認為這是件荒誕的事。在大陸,挑戰常規,違背常理,追逐高度,推崇奇異,想以此來彰顯經濟的騰飛與民族的興旺,是一種浮誇與虛榮的心理在作祟。

如今,在對岸的土地上,我們見到台灣在這條非主流的道路上與大陸保持了一個步調。我們用廣州歌劇院以及央視大樓批判大陸浮誇的同時,台中大都會歌劇院正在作為印證台灣邁向虛榮的佐證,而伊東豐雄成了有力的推手。

真正文明的地區已經不玩這種搞怪的遊戲了,它只有在物質文明精神不文明的區域才盛行,良性的土壤不應該孕育這種金錢堆積起的建築物。對於城市來說,這兩個歌劇院都算是奢侈品,如果僅有少量,尚能寬慰自己它表徵一個城市的身分,代表一個城市的消費力;但若是雲集,城市外在的奢華勢必將淪為內在的低俗。

#作品 #大陸 #大師 #歌劇院 #空間 #建築 #城市 #文明 #伊東豐雄 #扭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