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大選倒數,隔著大西洋觀戰,很難不把目光放在兩位候選人的另一半--蜜雪兒歐巴馬和安妮羅姆尼的身上,尤其是有五個男孩、十八個孫子,歷經乳癌挑戰,如今依然生活在多發性硬化症(MS)陰影下的安妮羅姆尼。這位六十三歲總統候選人夫人的女性化形象和精力,讓許多女性自嘆弗如,「看她那麼拚,真的很想跟她說,停下來,暫時休息一下吧!」

但另一方面,對尚不時興在大選期間把政客的妻子推到選戰第一線上的英國,卻也更加審慎推敲「夫人牌」的影響力。如果學歷和能力都不輸給丈夫的蜜雪兒歐巴馬是歐巴馬陣營的「振奮劑」,那麼形象婉約的安妮羅姆尼則被視為是羅姆尼陣營的「緩和劑」。

安妮羅姆尼在共和黨正式提名羅姆尼為美國總統大會上的演說中巧妙的藉著四十多年前,羅姆尼在一個舞會後陪著她安全的步行返家這段回憶,告訴聽眾,美國在羅姆尼的手中也會很安全,「我無法告訴各位未來四年會發生什麼事,但我今晚站在這裡,身為一名妻子,一名祖母,一位美國人,我要向各位做出神聖的承諾,這個人(羅姆尼),不會失敗,這個人不會讓我們失望,這個人將重振美國。」,透過電視轉播,儘管了解這是美式的競選大秀,此間同業仍不得不佩服安妮羅姆尼的投入。

《華盛頓郵報》最新民調顯示,在這次大選中,兩位美國總統候選人妻子的民氣都比自己的丈夫高。蜜雪兒的支持率為百分之六十九,歐巴馬目前的支持率為百分之五十六;安妮的支持率為百分之五十六,羅姆尼目前的支持率為百分之四十五,顯見有效的「夫人牌」是選戰不可輕忽的利器。

與美國政壇相較,英國的政客妻子們低調的多,總是避免反客為主,遑論成為「吸票機」。傳統上,英國政治領袖的妻子們多隱身幕後,默默支持自己的另一半。

英國名相邱吉爾的妻子克萊門坦,與邱吉爾結締五十七年,從未真正站在前線;英相道格拉斯赫姆貴族出身的妻子伊莉莎白,為了配合赫姆擔任英國首相,放棄貴族身份,成為庶民,唯伊莉莎白晚年坦言,儘管公務上夫妻經常必需出雙入對,卻根本無法增進夫妻關係,「每次一起坐在大廳上,我知道他就在我的身邊,但卻想不出有什麼可以跟他說的。總不能在公務場合跟他談孩子吧!」

七○年代的英國工黨首相卡拉漢和九○年代的保守黨首相梅杰的妻子,奧德莉卡拉漢和諾瑪梅杰,都是典型的英國家庭主婦,不喜歡城市生活,奧德莉以養豬為嗜好,諾瑪則精於裁縫,但最後都搬進了唐寧街首相府,過著新工黨首相布萊爾的妻子雪莉形容的「金魚缸」式的生活,低調的致力慈善工作。

工黨首相布朗的妻子莎拉布朗是第一位也是到目前為止,走到政治舞台前線為丈夫正式發聲的英國領袖夫人。莎拉布朗在二○○九年工黨和布朗支持率與聲望落入谷低時,挺身站立在工黨年度黨大會上以「我的丈夫、我的英雄」為題發表演說,彰顯布朗人性溫柔的一面,以期為布朗領導工黨二○一○年大選鋪路。

儘管英國政客的妻子不似美國政客的妻子那麼活躍的打前鋒,隨著女性意識普遍抬頭,媒體型態多元化,政治領袖夫人走到幕前,為丈夫補足的情況愈來愈普遍。

美國羅斯福總統的夫人愛倫諾羅斯福曾說:「直到結婚前,你永遠不認識這個人。」說明了婚姻讓你看到一個人最好與最壞的面相。這些政客的妻子當然知道另一半生活和性格的兩極,但奇妙的是,似乎個個都能成為調合砂礫和蜂蜜的高手,讓廣大選民樂於跟著她們的樂聲起舞。([email protected]

#丈夫 #夫人 #美國 #布朗 #政客 #英國 #羅姆尼 #安妮 #妻子 #工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