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節時,兒子問我在新的一年裡最希望做的一件事,我告訴他,新的一年最希望他能陪我去台灣看看近百歲的姨母,這不光是了卻姨母的一樁心願,也是我期盼已久的心願。

我心中十分明白,和姨母團聚的時間機會已不多了。姨夫姨母是1948年去台灣,當時以為很快就會回來,所以一切從簡,將襁褓中的孩子留在上海,還將一個鋪蓋捲、一只皮箱、一包書籍暫時存放在我們家裡。哪裡知道這一別竟是生死之別。

因為沒有「三通」彼此音信斷絕。母親非常懷念遠去的姨母,經常回憶起姨母的過去;回憶兩人在一起的美好日子,念叨姐妹的手足情。80年代台灣同胞可以自由來往大陸探親訪友,父親的學生陸續回大陸探親訪友,其中有幾位已是台灣著名辦報人,通過他們才第一次瞭解到姨母的一點情況,母親知道後悲喜萬分,於是託親友幫助通過香港中轉,終於與朝思慕想的姨母取得了聯繫,接上了通信,母親看到了姨母的親筆信、聽到了姨母在電話中的聲音,母親放在心上多年的事總算有了結果。

姨夫姨母多次打算回大陸省親,母親知道後內心說不出的高興。有次已幾乎成行,卻遇上姨夫生病,2年後與世長辭,姨夫的故世給姨母造成了難以彌補的創傷,身心受到極大的打擊,想回大陸探親的心願始終不能實現。母親只能通過電話和姨母交談,有時談得淚流滿面;有時激動萬分滿臉通紅,聲音顫抖。分別幾10年想說的話實在太多了。姨母雖然已離開大陸60餘年,還是一口濃重的江蘇盛澤口音,十分親切。

母親健在時總想,不知在有生之年能否再能見到自己的親妹妹,這也是母親最大的心願。2006年95歲的母親帶著沒有與妹妹重逢的悲涼離開了人世。遠在台北的姨母聽到噩耗後泣不成聲,萬分悲痛。92歲的姨母雙眼幾乎失明,獨立生活已是困難,平時生活靠「愛心媽媽」照料,老人盼望了半個多世紀想與自己的姐姐相逢的心願終成泡影。

時間如梭,1948年和姨母分別時我才9歲,今年已是70餘歲老人,多麼希望能去台灣看看年邁的姨母,完成母親生前的最大心願。姨母您現在還好嗎?遠去的回憶還存留在您心間嗎?我們非常想念您,相見的日子希望終將能來到。

2011年已是70餘歲老人的我有機會去台灣旅遊,在往國父紀念館的路上,我在大巴上向外張望時,欣喜地看到掛有「復興南路290巷」路牌的路口,多麼熟悉的地址呀,姨母每次來信的信封上都寫著這個地址,只要下車順路口走下去就是台灣姨母的家了,大巴繼續向前行駛距離愈來愈遠,我突然意識到這是姨母離開我們去台灣後,我們相距最近的一次。姨母你知道嗎?你的外甥就在你家的路口經過,這就是你去台灣生活數十年的地方,但我們不能相見。

我希望再有機會能高高興興來台灣旅遊,深信我們也一定能歡歡喜喜相聚,我們的心願終能實現。

#回憶 #老人 #路口 #去台灣 #心願 #通過 #台灣 #姨母 #生活 #母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