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野黨立委嚴詞檢討軍公教福利待遇偏高,且欠缺充分的法源依據,一把火砍掉了多數退休軍公教的年終慰問金,沒想到,這把火還回頭燒向朝野立委,國民黨立委蔡正元提案後,全國民眾恍然大悟,立委每年自肥的個人福利高達九項、一百七十二萬元之多;然而響應蔡正元刪除無法源福利的立委迄今僅極少數,至於批評軍公教激烈苛薄的在野黨立委則無人連署。

這把火燒得不小,磨刀霍霍準備大刪無法源預算的津貼,這讓之前振振有詞砍預算的朝野立委個個灰頭土臉;當然,這把無名火對許多勤勤懇懇問政的專業專職立委可能未盡公平,但是,立委諸公必須理解幾件事:第一,立委手握法案、預算審查大權,不論對人對己,公平一致的標準是根本,立委要求行政部門依行政命令可為之的支出應以法律定之,因為這是更嚴謹的做法;既然立委主張「沒有法源、一毛不能留」,那麼這個做法就得適用於國會,否則難免招來嚴待人寬律己的譏評,而且,是嚴重自肥。

第二,立法委員同屬中華民國政府的一環,換言之,也是廣義的「公務員」,公部門所享受的待遇,立委皆可享用,比方說,十八%的退休存款利率,只要是在民國八十四年前即進入立法院的資深立委卸任後相關年資俱可適用;再比方說,只要立委有就學中的孩子,同樣享有教育補助。立委無視此一事實,把自己擺在比軍公教更特殊的地位,指責別人自己卻享受好處,當然激起眾怒。這也是為什麼當立委要求政務官減薪或不領年終獎金時,很多人要求比照部長待遇的立委更該率先減薪與拒領年終獎金。

第三,早年老委員時代,除了歲公費,其他支出有限,國會全面改選後,立委既要國會問政又要經營選區,支出確實驚人,於是各種不同名義的補助款應運而生,而且,不分北中南一律同體享用。例如,住宿補貼廿一萬六千元,北部立委一樣有,而中南部立委們個個每天通勤,高鐵、台鐵、國光號全補助,住宿費依舊一毛不減,其合理性當然值得討論;遑論所有補助款納入預算不但沒法源,且都還是朝野密室協商後即拍板定案。

立法院是國家最高民意機關,立委身為國會議員,擁有預算、法案、乃至重大政策的生殺大權,本該享有更高的社會地位,待遇資源某種程度也是地位的表徵,貶抑立委實無助於國家整體形象,就像貶抑政務官無助於政府效能提升一般;遺憾的是,近幾年朝野惡鬥,政治生態無限惡化,民眾對政府部門不滿,對立法部門更是怨氣沖天,因為國會議事空轉之常態,正是拖垮政府效能的重要原因之一。

以立法院上個會期一事無成還要加開臨時會,才能通過美牛與證所稅案為例,立委們既阻擋總質詢,又不正常審查法案,除了罵人就是肢體衝突,甚至荒謬地綁住議長席,但是,所有該入袋的歲公費與其他補助款一毛沒減,數一數,單單是上半年立法院就花掉了廿一億八千多萬的公帑,立委還有什麼臉面呼天搶地,強調無法源的補助款是他們「執行職務之必須」?難怪這波立委自肥補助款風暴會一發不可收拾。

人必自重而後人重之,人必自侮而後人侮之,這是很簡單的道理。在野黨立委習慣以無邏輯理性的苛刻言詞在國會內外遂行政治鬥爭,出手出言卻成為七傷拳,傷人更傷己。民進黨立委認為砍軍公教福利是一刀劃進國民黨的「票區」,卻無視民進黨執政縣市基層公教的心情,更無視執政八年期間,從中央到地方多少軍公教是其政權穩定的基礎!仇恨軍公教之心如此積重難返,讓人錯愕更心寒。

說出去的話是潑出去的水,吞都吞不回,但是,朝野立委至少可以實際行動重新證明其審查預算法案,沒有族群歧視、沒有砍別人肥自己的疑慮,立委蔡正元的提案正是一個讓立法院重建形象的契機,不論朝野黨團都應該以更高的標準審視自己,身為國家法制的最後把關者,立法院只要立下「沒有法源、一毛不留」的軍令狀,就絕對沒有「只要我想要,沒有法源也可以」的空間,而全球經濟形勢險峻,國家財政困難,共體時艱也得從國會開始,才能更有效落實於行政部門。

#立委 #立法院 #軍公教 #福利 #法源 #一毛 #待遇 #補助款 #預算 #國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