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照「美國人口鐘」上周六的數字,美國總人口數已經超過三億一千四百六十四萬人。這些人中僅有居留權、尚非公民的總數,沒有人敢冒險估計。為什麼呢?原因很簡單,因為美國沒有國民身分證,更沒有戶籍制度。雖然設有戶口普查局(US Census Bureau),按期提出全國人口數及男女統計,很少有人引為論證,和台灣比起來,準備性與反映真相的程度差得遠了。

從這些數字出發,去看八天後,亦即十一月六日的美國總統選舉,就個人喜惡而言,自然希望民主黨的歐巴馬(Barack Hussein Obama Ⅱ)和拜登(Joseph Robinette “Joe” Biden)能夠連任總統與副總統職務;台灣有許多人可能持同樣看法。但若就今日形勢地評估,對美國稍具瞭解的人也不得不承認:就民主黨而言,選情並不過分樂觀。

首先必須指出,國內報章極少提到,美國並非只有民主黨與共和黨兩個大黨,才提出總統候選人。今年至少還有四個小黨,也來趕熱鬧,提出它們的所謂總統候選人。其中包括自由人權黨(Libertarian Party)的約翰孫(Gary Johnson)、綠黨(Green Party)的史坦音(女、Jill Stein)、憲法黨(Constitution Party)的古德(Virgil Goode)、和正義黨(Justice Party)的安德森(Rocky Anderson)。

要登記作為總統候選人,必須繳納一定數額的保證金。如得票不及規定數額時,保證金會被沒收。所以前陣子出過風頭,包括一個以婦女權益為號召的小黨派,現在都銷聲匿跡了。

第三場辯論(見圖,美聯社)的主持人,是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的名記者謝費爾(Bob Lloyd Shieffer),高齡已七十五歲,但寶刀未老,頭腦清楚無比,講話不快不慢。他先和在場聽眾約法三章:不得鼓掌,也不可有其他任何形式的反應。這是明知雙方都有捧場群眾,若事先不加約束,等辯論開始後,萬一發生鼓譟,聽眾席上先鬧起來,場面就無法控制了。

一般讀者可能以為美國總統競選最後一場辯論的地點,總該選在華府、紐約、或其它哪個大都市舉行吧。非也,選戰最後也最重要的那次辯論,地點選在佛羅里達州的巴頓魯治(Baton Rouge,Florida)。那是老年人退休的勝地,而佛羅里達州離古巴最近,可說是右派根據地。我先擔心會發生什麼事端,幸虧太平度過。

最後這場辯論,對台灣很不方便。幸虧十月廿二日的《紐約時報》不惜篇幅,刊出了辯論全文。感謝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的同仁再把全文從網站印出,長達三十九頁之多,使本文能每字每句,皆有所本。

外國人或許以為這類辯論,真能影響投票結果。老實說,沒有那麼容易。我所瞭解的美國民意,從來沒有那麼簡單。有許多因素,老美們嘴上雖不好意思承認,心中早有定見。這也就是歐巴馬的選情雖然看來一帆風順,卻又有若干岌岌可危、難以啟齒的地方。

打開天窗說亮話,歐巴馬的皮膚顏色,以及他與生俱來的自由主義傾向,已經共和黨右派候選人羅姆尼定位為歐巴馬的第一大罪狀。正因為他是美國建國二百七十一年來第一位黑人總統,凡內心仍視黑人為低級民族,尤其美國中西部(the Midwest)的白人農民,嘴巴上雖不便講,心裡總有點看他不起。

紐約著名的「外交關係協會(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的高級研究員Stewart M. Patrick在該會網站上發表了他對美國總統選舉第三次辯論的看法,可謂一語中的。他指出:兩人在外交課題上的立場大體相同。從以色列到伊朗,從敘利亞到阿富汗,大體都符合美國長久以來的政策。

台灣人最關切的一點,自然是兩人對日漸重要的中國大陸,政策方向會否改變。我仔細聆聽這場辯論,並詳細研讀全文的結論,是兩位候選人都強調北京應該「照規矩辦事(play by the rules)」。兩位候選人話說得雖很含蓄,但他們都有不滿之處。歐巴馬代表從事對華貿易的美國工商界人士,對中共鋼品與輪胎輸出管制的不合理,作了批評。

羅姆尼就沒那麼客氣了。他指責大陸政權「操縱匯率(currency manipulation)」、甚至提到大陸貿易商在國外做非法生意,大陸甚至大量印刷偽鈔(他指的當然是美鈔,而非人民幣)。這個指摘當然會踢到中共的痛處,要看《人民日報》會不會接招了。

#選情 #PARTY #辯論 #美國 #紐約 #台灣 #候選人 #全文 #總統候選人 #歐巴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