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維穩的大前提下,由「胡溫體制」過渡到「習李體制」,可以確定的是,仍將是「以黨領政」及「黨指揮槍」的黨國威權體制。即使是為了維穩,以習近平為首的領導班子也必須在胡溫體制基礎上進行社會與政治改革,以達到穩中求進,行穩致遠。

改善民生 建構社福

10年「胡溫時代」社會騷動與不穩定卻日益嚴重,政治改革口號喊得震天價響,實際上卻停滯不前。法蘭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指出:「中國30年來的驚人成長,你得歸功於他們的領導人」。他解釋:共產中國一直高度中央集權,不受有組織的宗教或公民社會約束,這有助於大陸領導人打造出驚人且持續的經濟成長。

北京理工大學經濟學教授胡星斗也認為,胡溫10年的確做了一些有益於民生的實事。包括改善農民的生活,例如免除稅費、在農村展開新型合作醫療、低保、社會化養老等。他認為,江澤民時代是改革的時代,卻損害了底層工農的一些利益;胡溫時代是不改革的時代,但改善了民生。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學教授、漢學家黎安友 (Andrew Nathan) 表示,從美國人的角度來看,大陸經濟在胡溫10年繼續高速發展,人民生活不斷提高,並開始建立社會福利體系。

雖有制度 缺乏法治

問題是,社會貧富分化愈來愈大,財富分配愈來愈不公平。胡溫任內不僅未設法加以解決,而且日益嚴重。中國大陸不是沒有制度,也不是沒有配套的法律與機制,而是所有制度、法律與機制不僅無法適用於從地方到中央的領導人,且只要不成為網民抨擊對象,基本上是「刑不上士大夫」的。

福山指出,缺乏真正法治,且沒有向當權者究責的機制,也讓中國容易出現他所謂的「壞皇帝」問題。他說:「直到現在,他們的領導階層一直是由經歷文化大革命的人組成,他們不希望見到文革重來。但一旦他們都去世,沒辦法保證不會再出現另一個毛澤東。」

他的警告與溫家寶抨擊薄熙來假「唱紅打黑」之名行反黨反改革之實的論點大致不謀而合。

「唱紅打黑」在中國大陸不僅不是一個孤立的現象,反而因為社會貧富分化愈來愈大,財富分配日益不公平而深植人心。由於社會上的各種不公不義;因此,地方領導人很容易利用改革與建設提升地方的產值與政績,擴張自己的勢力。甚至以權謀私,中飽私囊。

這屆借錢 下屆還債

大陸確有不少「勵精圖治」型的地方領導人,但更多的是「好大喜功」型。過去10年,地方政府瘋投資創政績,敢於舉債,地方債務隱患堪慮。一種類似「以債養債」的說法正蔚然成風,「越要還債越要舉債」很容易造成「這屆領導借錢下屆領導還」的現象,成為18大後各地新領導班子的最大挑戰。

大陸地方債雪球在胡溫任內有如滾雪球一般愈滾愈大,成為中共中央的重大財政危機。2011年中大陸審計署公布2010年地方性政府債務,債務餘額已達10.7兆元(人民幣,下同),超越全中國大陸的財政收入。

放膽舉債 危機延發

2012年3到8月,也傳出有2100多億地方債集中到期,許多地方政府無力償還而選擇「借新還舊」,可能只是讓地方債危機延遲爆發。大陸在上一期4兆刺激經濟計畫後,地方債一年內大升61.92%;地方政府通過投資平台貸款,投資拼政績、再高價賣地還債,造成惡性循環。由於大陸中央代發地方政府債券有中央信用作擔保;因此,地方政府舉債根本不手軟,也不擔心。

福山警告說,中國大陸由上至下的政治制度,在日益茁壯的中產階級壓力下,可能在某個時間點崩潰。他指出,中國大陸中產階級在財富與社群網站的加持下,聲勢日益壯大,這個國家一直有很嚴重的資訊問題,中國領導人搞不清楚草根階級發生甚麼事,因為他們沒有自由的媒體,沒有地方選舉,無法確切判斷人民正在想什麼。

(作者為淡江大學美洲研究所教授)

#地方政府 #領導人 #大陸 #中國 #中國大陸 #胡溫 #改革 #時代 #社會 #地方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