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完沒了的事情,沒完沒了的累。」這是在安徽合肥工作的80後李諾最近一直沒有更改的QQ簽名。他告訴記者,除了十一長假休息了3天,已經有2個月沒有休過假了,無休無止的加班,想逃離,卻又害怕逃離之後的生存問題。

新華網報導,像李諾這樣的80後在中國不算是少數,今年28歲,大專畢業後,父親的朋友幫忙介紹工作,他害怕辭職會引發父親的不滿,也擔心自己再難找到合適的工作。

李諾說,「我想找個女朋友,可我的收入和學歷都不高,也沒時間陪她。現在我就是一個純粹的『宅男』,早上起來照鏡子的時候,經常有種悵然若失的感覺。」

中國古語云:三十而立。在上海打拚,也感覺到了而立之年的壓力:「我拚了這麼多年,攢下的錢只夠在上海買幾平方米的房子,每次過年回家,老媽都勸我回家工作,可在上海立足是我的夢想,但這夢離我越來越遠」。他說,對中國的年輕人來說,三十而立這詞兒該改改了,應該叫「三十難立」。

有專家就80後三十難立的問題做出過解釋,專家認為,作為中國迅速發展的經濟和獨生子女政策催生的一代,「80後」在成長過程中幾乎經歷了中國社會變遷的全部,「80後」用一代人、三十年的時間,經歷了別國幾代人、300年所經歷的焦慮和苦痛。

前一陣從北京「逃離」回西安家中的鄒舟說:「雖然我已經習慣北京的工作和生活,但在北京時我陷入到了一種『高不成低不就』的怪圈之中:我看上的男生嫌棄我沒有北京戶口,看上我的男生我卻看不上,所以我決定回家。」

在「宅男」的生活裡,網絡遊戲已經成為了李諾重要的精神寄托,他說「玩網遊能找點自信,也能娛樂、放鬆下身心。」

南京大學的一項統計表明,大陸目前有接近兩億的「80後」。很多「80後」即將或已經邁入而立之年。

萬通集團董事局主席馮侖曾對目前「80後」的處境表示同情,他說,他們這一代人當年可以推卸責任,把所有的困難推向單位。現在的年輕人,只能將處境的喜憂歸結為能力或者運氣。

南京大學社會學系的風笑天教授則表示,每一代人在成長的過程中總會遇到問題。「80後」是垮不了的,他們走個彎路也好,摔個跤也好,選擇這個選擇那個也好,讓他們去。這就是社會,這就是時代。

#工作 #逃離 #上海 #北京 #經歷 #選擇 #害怕 #宅男 #難立 #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