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北市長朱立倫前幾天針對核四議題發表了一段重要談話,他說:「沒有核安就沒有核四,未經新北市府與市民同意,核四廠絕對不能運轉。」他更對反核四公投表達樂見其成的態度。所謂「沒有核安就沒有核四」是場面話,或可略過不表;但朱立倫要求核四運轉需市府與縣民同意的說法,已形同「準核四公投」,此說已經為核四的未來投下巨大的政治變數。

日前,原能會發現核四電廠管線未按規格胡亂安裝;在劃定的輻射區域誤裝僅能防水的管線,在一般區域竟裝上高規格的抗輻射導管。一位負責監督的原能會官員告訴本報資深科技記者李宗祐說:「我們罵他們(台電),他們竟回說:『對不起,我們智能不足!』」官員還說,台電「應該不是故意的」,這是施工處與廠商看不懂英文說明書所致。

這句「我們智能不足」,其實已足以登上台灣核安史上最不好笑的笑話。但過去兩三年以來,核四工程逐一爆發的採購弊端、胡亂處理核廢料等核安疑慮,卻讓外界越來越懷疑:一連串的核安事件究竟真是因為台電工程與核四包商「智能不足」?還是核四工程不斷歷經變更設計、人謀不臧,所衍生的系統性危機?尤其在日本福島核災徹底擊碎了「核能絕對安全論」之後,核四商轉,極可能成為台灣人民揮之不去的夢魘。

民進黨反核四立場明確,有志大位的蔡英文與蘇貞昌等人早就表態反對核四的立場;朱立倫身為藍營最大政治諸侯,以及最熱門的下屆總統參選人之一,其「反核」政見不無吸納綠營政治主張的用意。但朱立倫既已撂話:「沒有新北市府與市民同意,核四不得運轉。」外界勢必要繼續追問,如何知道新北市民同不同意核四商轉?步驟何在?

動工十三年多的核四原計畫於去年底開始商轉,但在日本福島核災後,政府決定對核四工程補強,商轉日期因而遭到延後。實際上,核四廠房已經接近百分之百完工,台電前幾天才評估,只要原能會同意,最快明年底可裝填燃料運轉測試,後年底正式商轉。

但以現在社會大眾普遍對核四感到高度疑慮的氛圍,我實在不相信馬政府敢在沒有經過任何政治處理的情況下,貿然將燃料棒插入核四反應爐運轉。相反地,台電預估的商轉期程剛好碰上後年七合一地方選舉,對照朱立倫的說法,那剛好是合併舉行台灣第一次為公共議題公投的時間點,核四公投屆時成為藍綠政治人物處理核四的下台階,根本是水到渠成。

不過,在綠營強烈反核,藍營政治人物也陸續表態跟進的情況下,核四公投的結果會如何?其實已不問可知。

核四公投被阻擋了廿多年,最終恐怕還是得公投解決核四,其對政治的嘲諷莫過於此。問題是,核四興建已經花了近三千億,每延後一個月商轉,還以四到六億的金額繼續賠累,國庫還要繼續填補這錢坑嗎?政治人物還能在這兩年內漠視這個問題嗎?這筆帳,台灣人民要找誰去算?

#核安 #政治 #公投 #商轉 #反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