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據報導,國防部高華柱部長最近在立法院接受立委質詢時表示,已經公開宣布要實施的募兵制可能跳票,而且他認為,如果徵兵制確定延長,役男服役年限應當恢復為兩年。我們希望國防部長這些話是誤傳,而不是事實,否則高部長應當為了這些不當發言負起他的政治責任。

去年十二月卅日,在總統大選之前,國防部依據立法院三讀通過並經總統公布的募兵制法案,於報行政院核定後,正式宣布民國八三年元月一日以後出生的役男,自一○二年起免服兵役,改接受四個月的常備兵役軍事訓練。在此之前,民進黨游內閣在九四年宣布,將役期由一年十個月縮短為一年半,同時宣布到九七年時,再縮短為一年。

離今年初總統大選投票才十個多月,言猶在耳,如果現在高部長要對當時的公開宣示跳票,而且還要把役期加長為兩年,倒退到連民進黨時代的改革都不如,他將陷當選連任的馬總統於大不義,萬萬不可。

募兵制需要經費,這是在一開始規畫就知道的事實,不可能去年年底的時候沒有納入考慮。既然政府已經在去年年底大選前,宣布開始實施募兵制的確定時限,就是重大的政治承諾,必須兌現。「民無信不立」,古代專制時期猶有此明訓,現在民主時代,政治人物的信用更重要,否則就是欺騙選民,應當在政治上被唾棄。

一旦國際情勢出現變化,台海出現緊張,本來就可以召集所有後備軍人重新入伍服役。那時候萬一兵源不夠,有人提議重新考慮實施徵兵制還情有可原。但過去四年多來,改善兩岸關係被認為是馬政府最重要的政績之一,而政府也多次對外宣稱,要讓全民享受兩岸「和平紅利」。如果現在的「和平紅利」,是要延緩募兵制的實施,還要把役期延長到比民進黨時代還多的兩年,說得通嗎?

經費的問題,在於國防部有沒有想盡辦法去考慮每一項可以做的改革,來增加收入、減少支出。舉一個例子,國防部除了武器以外,擁有最多的就是土地,為什麼不能想盡辦法,好好利用土地,來彌補經費的不足?

實施募兵制的美國,在許多營區規畫了美侖美奐的有眷宿舍,形成了別墅型的住宅社區,讓軍人無後顧之憂。現在台灣很多地區房價太高,如果能夠在多數軍事營區的合適地點,規畫優良的社區,提供給志願入伍的軍人享用,那就等同於以實物給付的額外薪水,一定會對許多年輕人有吸引力。

國防部也有許多精華區的土地,可以搬遷活化,拍賣地上權,取得長期優厚而穩定的收入。最近決定釋出台北市松山機場邊的松山指揮部,做其他用途,這是正確的方向;其他類似的土地不勝枚舉,如台北市仁愛路的空軍總部。國防部也可以進一步精簡非作戰單位的編制,例如可將軍備製造業或研發單位民營化,或索性委由民間生產研發,減少本身負擔也培養民間實力。

更重要的,現在景氣不好,民間薪資不高,幾乎所有公家單位招考員工都出現爆滿,警察學校招生也一樣熱門。軍職作為公職的一種,又處在非戰爭時期,為什麼沒有類似的吸引力?國防部應當徹底檢討的,是軍中的文化和管理方式;一旦軍中真正有了「現代化」和「企業化」,軍職也可以變成很夯。

我們希望也期許國防部並沒有要對募兵制的承諾時點跳票,如果真的曾經如此想過,我們奉勸早日打消這個念頭,更不用去想將服役延長到兩年。這任政府自二月上台以來,一再引發民眾不滿的一個最重要原因,就是部會遇到困難,第一個想到的,多不是自己如何先用盡辦法解決問題,而是先想如何把負擔放到人民的身上。油價如此,電價亦復如此。這樣做,對部會最省事,但已成為政治領導人的夢魘。

遭受到額外負擔的人民,無力反抗,但人民的痛苦和不滿,會在各式各樣的民調和選舉中反映出來。兵役制從民國九十四年來從輕從短的走向,包含去年年底的最新宣布,已經讓一代又一代的父母和青年,有了合理的期待,也因此做了人生規畫。今天要跳票,要改變,等於是增加未來一代又一代家庭的負擔,這不就等同鉅額加稅?奉勸國防部高部長懸崖勒馬。

#延長 #負擔 #實施 #募兵制 #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