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台灣,「九二共識」這個名詞大家都聽過,許多人都在引用,但是它的準確涵義卻少有人說得清楚,甚至還有人想否定它的存在。對於這個攸關台灣前途的概念與主張,我們不厭其煩願意詳加闡述如下。

一九九三年辜汪會談開啟了兩岸正式協商大門,踏出兩岸緊密來往與互利互惠的關鍵第一步。但所有談判都必有共同接受的前提。沒前提,雙方不可能坐上談判桌。辜汪會談的前提,就是後來被前陸委會主委蘇起概括為「九二共識」的原則。只要談判雙方共同接受會談的前提條件,共識就已存在。至於此一共識是否寫入談判結果的文件,或是否被稱為「九二共識」、「九二精神」,或其他名稱,都無礙於此一共識存在之事實。

獨派人物總說「九二共識」不存在,甚至暗示這是蘇起捏造的,其實都只抓住「當年兩岸往還文件中沒出現這四個字」而死纏爛打,並不能否定某種共識確已存在之事實。這裡我們依循慣例,將此共識稱為「九二共識」。

「九二共識」的內容,北京方面認定是「一個中國」原則而不追究其內涵,台北則稱是「一個中國,各自表述」。僅就台北這方而論,台灣方面對「一個中國」的表述方式可見於國統會在一九九二年通過《關於〈一個中國〉的涵義》:「海峽兩岸均堅持『一個中國』之原則,但雙方所賦予之涵義有所不同。中共當局認為『一個中國』即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將來統一以後,台灣將成為其轄下的一個『特別行政區』。我方則認為「一個中國」應指一九一二年成立迄今之中華民國,其主權及於整個中國,但目前之治權,則僅及於臺澎金馬。台灣固為中國之一部分,但大陸亦為中國之一部分。」

我們即使僅依國統會決議,也可看出兩岸對「一個中國」的主權範圍是沒爭議的,亦即都把「中國」視為包含大陸和台灣。雙方存在歧異而不得不「各自表述」的部分(亦即沒達成共識的部分),只是對這個「中國」的「主權」如何透過「治權」來實現,各自立場不同。所以,「九二共識」中的「一中」是指無爭議的主權範圍,「各表」則是雙方各自對治權立場(如國號、政體)進行表述。準此而論,北京自然會說「九二共識」是「一中」,而「對未達成共識的部分(不得不)各自表述」,既是「各自表述」,當然不存共識。

由此可見,「九二共識」下的中國,是主權統一、治權分裂的國家。我方的《兩岸人民關係條例》,就是基於憲法增修條文和此一共識而明定「一國兩區」,將大陸地區和台灣地區都納入我方主張的主權範圍內。因此多年來,大陸從未抗議台灣吃他們豆腐,或是台灣把大陸矮化為一個區。

至於馬總統所說兩岸「互不承認主權、互不否認治權」,此話尤有深意。「主權」具有排他性,在同一領土內無法並存兩個主權。若兩岸互相承認主權,則中國立即分裂成兩個主權國家,故「互不承認主權」本屬應然。但在「一個中國」內,現有兩個政權,彼此必須正視事實,雙方才能和平交往,因此又需「互不否認治權」。前者是「一中」之法理共識,後者仍是「各表」之面對事實。

釐清、遵守「九二共識」之後,兩岸間的紛紛擾擾都可化解。以大陸護照印有台灣風景為例,大陸的治權雖不及於台灣,但無礙其法理主權及於台灣,這正是大陸的「一中各表」。如今陸委會針對大陸新護照,要求大陸「擱置爭議、正視現實」,那麼中華民國是不是也不能把長江、黃河列入我國官文書呢?這似乎把主權、治權混為一談。因為兩岸對主權範圍本無爭議,如何擱置?北京並未要求台灣人民申請大陸護照,可見他們也沒有漠視治權分裂之現實。

兩岸局勢如兄弟鬩牆。早年不但互不往來,甚至援引外力與對方對抗。時過境遷後,兩人放下仇恨,深覺互動往來、恢復家人關係才屬明智。

「九二共識」看似複雜,其實也很簡單,誠意而已矣。

#大陸 #中國 #主權 #雙方 #兩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