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夜來香開始不香了,便改換一批早起的花用曙光來打卡。一暝大一寸,一夜飽眠的茉莉、玫瑰,可以在一夜之間抽長達十公分,陽台上可熱鬧著呢!

豔陽只是西沉,尚未完全收束起熱力,松葉牡丹就已經將針狀的葉子向上合攏,含羞草也垂下葉子,疊合起羽扇。一葉蓮、布袋蓮這些即開即謝的花也就罷了,偏偏花期將近一星期的姬百合,也在夜色低垂之際半闔起花瓣,低頭打盹。每天澆水的上班族回到家中,只能面對一陽台低眉垂眼的花葉。

幸好,植物正如同動物,也有夜行性的。

南美紫茉莉,鄉下叫它「煮飯花」。過午才漸次綻放,在炊煙裊裊的晚飯時分,開始傳送陣陣花香。

夜夫人,名字聽來曖昧,花朵卻瑩白清純,我見猶憐。這花白天晚上都開,不明白為什麼叫這名字。直到有天入夜時分,無意間靠近,帶起一股白天聞不到的淡雅花香,才終於懂了。

夜來香擺明了就叫夜來香,卻有木本草本不同的品類。也叫「玉堂春」、「夜香木」的那些,認得出來其實都是梔子花,香的時候比較偏傍晚跟清晨。那花朵最小、星形煙火似的整枝整枝綻放的,才是最名符其實的夜來香。從夜暗到夜深到晨清,香味濃郁到讓人吃不消。

不管是哪種夜來香,都是白色的──豈止夜來香,茉莉、含笑、玉蘭……香花幾乎都是白色的。原本以為是因為有了香味,所以不需要顏色來打扮;後來發現,在黑黑的夜裡,白,才是最鮮豔的顏色。

只要一點點光線,白,就能顯現出它自己。即使高樓重重擋住月色,卻總有窗口透出的燈光,或是樓下路燈、遠處廣告看板的LED燈,光害嚴重的都會,最不缺的就是映照。

香味是觸手,是咒語。寂寂夏夜,眾香喧囂,召喚蟲媒,也召喚了敵害。一棵原本枝葉茂密的夜香木招惹了天蛾來產卵,綠油油的幼蟲長到手指般粗大。牠不在枝上化蛹,啪一聲摔跌到樓下的人行道,痛得扭轉打滾。只要沒摔死,而且方向正確,在早上人行雜遝前,蠕動著爬進行道樹所在的泥土,就能為種族找到開枝散葉的新天地。

當夜來香開始不香了,便改換一批早起的花用曙光來打卡。一暝大一寸,一夜飽眠的茉莉、玫瑰,可以在一夜之間抽長達十公分。趕著刷牙漱口的上班族發現一個兩個新結的蓓蕾,不知道昨天夜裡,陽台上可熱鬧著呢!

得獎感言

植物是神奇的,生命是神奇的,大自然是神奇的。這麼神奇的大自然,你可以背起背包,套上運動鞋,出外探索;也可以敬備土壤,清水代酒,邀客到府。我這個夜貓子加懶惰蟲,因此有幸成為「見證奇蹟」的觀眾,見識這偉大的神奇與美好。感謝讓這神奇發生的所有一切。(潘貞仁)

#夏夜 #綻放 #大自然 #神奇 #來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