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院於上周三讀通過延宕多時的「國防六法」,國防部對外宣稱,將據以建立一支「小而精、小而強、小而巧」的部隊,事實能否如此,則尚待驗證。然而中科院未能行政法人化,使得此次國軍組織變革未免有些美中不足。

此次「國防六法」三讀通過,外界只將焦點集中在參謀總長是否四星或三星,是否平時、戰時有別,以及將官員額縮減一○一人,國軍總員額也由二十七萬五千人降為二十一萬五千人,預計民國一○四年完成。此外,憲兵司令部、後備司令部也將降編為「指揮部」,職司士氣文宣及社會互動的總政治作戰局亦改名為「國防部政治作戰局」,局長則為軍、文並用,這些變革,可說是勢所必然,也是現任部長高華柱對內軟硬兼施、恩威並濟,對外身段柔軟、勇於任事的成果。

然而,美中不足的是,關係國防科技自主化與三軍戰力維持的中科院行政法人化的組織法,卻遭到杯葛,頗令人扼腕。而其所以未獲通過,係因反對者憂心中科院一旦行政法人化後,對具有高度機密的國防科技言,可能造成國會監督的困難與保密的罅隙,甚而一旦遭竊,可能反為中共所用;其次,也有人擔心,法人化後若有離職人員將國防科技轉作商業用途,將難以監督並造成損失。

不可諱言,長期以來,國會對國防政策、國防法案的立法與監督,一直處於專業不足,以致見樹不見林、似是而非的窘境。這不僅是立委本身學能的侷限,也是我國未建立資深國會助理制度的沉痾使然;也難怪在「國防六法」的立法折衝過程中,少有深度而專業的辯論,多見討價還價的數字遊戲,而馬英九所屬的國安團隊與行政院,對募兵制的輕忽,尤令人不敢領教。行政院也將募兵制的成效,完全委諸國防部,既不考量財政的缺口,又欠缺有擔當的專業整合,這樣的政府團隊,又怎能令民眾放心?欠缺配套的國防組織大變革,又如何能又精又強又巧?

再者,若前述反對中科院行政法人化的理由成立的話,則現代民主化國家的「文人領軍」精神,將難以在台灣體現。過去遭詬病的「國防黑盒子」也將重現,則我國豈不是又重回威權、軍權統治時代了?進一步言,中科院身負國防科技研發重責,固有保密之必要,但行政法人化之有無,與保密作為並無必然而絕對的關係,七○年代張憲義事件即為明證。而行政法人化也不意味著內部控管機制就會因此三不管,甚至國會監督反而可較行政法人化前更為透明有力、嚴格而深入。從國防專業角度言,筆者甚至擔心在中科院行政法人化後,立委諸公的「手」對中科院有太多干預呢。因此,憂心行政法人化的中科院有保密與監督的困難,反而是杞人憂天,倒果為因了。

筆者以為,中科院行政法人化是民主化台灣國防改革、「文人領軍」精神的體現與重要環節,不僅可藉此將中科院由國防部隸屬的科研單位,提升為國家級的科技研發機構;甚而可藉此帶動民間科技工業的升級,為國家帶來更大、更多的經濟效益。何況,國防科技所能運用的範疇絕非僅及於國防軍備,英美法乃至對岸中國大陸的國防科技單位,已少有由軍方控管營運的例子,若我國還將中科院「捏」在軍方手裡,受預算與一而再、再而三的精實、精粹案等級募兵制所限,則其研發與產能必因而弱化。這也是近年來,大量中科院人才退役、離職外流的原因所在。

亡羊補牢,時猶未晚,國防部應再接再厲,而在野黨與其不明理的杯葛,甚至違逆「文人領軍」的精神而不自知,不如重新思考如何讓中科院行政法人化法案,有更周延的配套與規範,讓「國防六法」畢其功於一役。(作者為前國安會諮詢委員,現為國策研究院資深研究員)

#變革 #募兵制 #專業 #國防六法 #保密 #國家 #行政法人化 #監督 #中科院 #國防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