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國八十年國會全面改選之後,台灣政黨間分合的戲碼,猶如戰國七雄的合縱連橫,才出現所謂的「大和解咖啡」。過去,立委選舉採取複數選制,候選人只要能獲得百分之十選票,幾乎穩獲一席立委。因此第六屆立委以前,立法院小黨林立,號稱有五大黨團。

惟從第七屆立委選舉開始,改採單一選區,勝者須有五十加一的民意支持,小黨難以在夾縫中生存。第七屆立委區域立委中,只有五位無黨籍立委,而不分區立委全由國民黨、民進黨所囊括。本屆立委選舉,親民黨、台聯黨雖突破不分區門檻,但都只是符合黨團成立最低標準,人單勢孤,雖有發言的機會,卻無影響表決結果的實力。但長期以往,國會生態往兩黨政治發展,似乎是不可逆的現象。

然何以親民黨、台聯黨能夠死而不僵,重回立法院;而新黨宣布要退出藍軍突破藍綠框架;日前又傳出阿扁決定要重組政黨呢?因為,台灣直轄市議員選舉仍維持中選區複數選舉的方式,提供了小黨的生存及發展的沃土,讓小黨得以續存。

民國九九年初地方制度法修正後,五都直轄市議員人數增加為三百多人,當年選舉,國民黨當選一三○席,民進黨一三○席。雖然台聯、新黨、親民黨都只有一、三、四席,對議會毫無舉足輕重的影響,然卻有高達四十五席的無黨籍議員。因此,在新黨出走、阿扁另組政黨後,都讓政黨重組的可能更有想像的空間。

在桃園縣確定升格直轄市後,六都直轄市議員的人數將接近四百人,而人口合計有高達一千六百萬人。小黨能夠以一軍人選力抗大黨的二軍,在多席次的選舉下,在每個選區拿下十%選票,攻下一席議員席次絕非難事。若進而成立議會黨團,取得媒體發言優勢,並利用市議員豐富的問政資源,扎根六都的基層,以六都占有台灣總人口的三分之二的結構來看,光是六都的基層選票,說不定就有機會突破百分之五門檻取得立委不分區席次。甚至,利用政黨合作的禮讓,在區域立委選舉中殺出重圍奪下席次。

新黨與國民黨劃清界限,不談崇高裡想,講得很明白,「與其擁馬、反馬,不如策馬中原」,全力出擊經營二○一四年的地方選舉。而阿扁組黨後,相信也不會對民進黨客氣,在二○一四年的地方選舉,必定在每一個選區派出刺客。隨著六都選舉逼近,在政黨提名初選白熱後,國、民兩黨初選落敗者出走潮,將使台灣政黨重組的態勢更為明顯,而阿扁組黨應該是台灣新政壇重組的首部曲。

只是,小黨林立的政治生態,在族群互信薄弱的基礎下,只會讓政黨或是族群間的意識形態更加對立。為爭取支持者的認同,就必須「黨同伐異」,政黨間的對話與政策合作,就更不可能了。新黨退出藍軍的動作,擺明就是要搶食對馬總統刪除年終慰問金不滿的軍公教人員,這勢必對馬政府的年金制度改革造成掣肘。而阿扁另組政黨,衝擊是民進黨的基本教義派,即使「一邊一國」連線成員不出走,其對黨中央牽制力量將更為強大,讓民進黨和中國發展正常往來關係,就更加不可能了。

當年立法院單一選區兩票制的改革,目的就是希望以五十加一的過半民意,減少為爭取少數族群的衝突對立。然實施五年以來,尚未看到制度的改革成效,卻因六都直轄市議員的重要性提升,可能讓台灣又走回過去的原點,這恐怕是當年推動制度改革者所始料未及的。(作者曾任國會助理,目前為文字工作者)

#新黨 #六都 #政黨 #小黨 #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