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邊一國」連線準備組黨的消息,雖然止於傳聞,但以獨派穩定的選民比例(五到十%)及極獨人士的躍躍欲試,成為事實的可能性不小。許多人會以為這將分散綠營票源,對民進黨不利,其實這對徘徊在極獨與務實之間的民進黨,更可能是「塞翁失馬,焉知非福」:極獨被「一邊一國」黨帶走後,從此「利空出盡」,民進黨不必再與這些人虛與委蛇,可以吸引中間票源,尃心扮演有政黨輪替希望的政黨。阿扁組黨,等於救了民進黨。

民進黨的激進與務實矛盾,或說意識形態與非意識形態矛盾,自建黨以來始終存在。代表務實的美麗島系與代表激進的新潮流系一直纏鬥不休,差點鬧到分道揚鑣。幸好棋高一著的新系總知如何與矛盾共存。他們並在阿扁執政期間,搖身一變為「唱白臉」的務實派系,與阿扁「聯合共治」,成為黨內各派系的最大贏家。

照理說,民進黨解決了極獨問題,從此該風平浪靜才是,但二○○四年大選及○六年扁家弊案,卻使阿扁步上公投及「一邊一國」的鋌而走險道路。美中二方對「當家鬧事」的扁無可奈何,更助長了扁的有恃無恐及其他人的起而效法。新的更激進的獨派自此誕生,什麼北社、南社,甚至更機會主義的一邊一國連線及番薯黨,都因支持、模仿扁而更激進或順勢而起。他們又反過來成為箝制民進黨的新力量。

這些新獨派既是阿扁執政的遺產,也是「扁式台獨」(有什麼領導人就有什麼追隨者)。而扁式台獨與過去台獨的最大不同,就在其嬉鬧性、隨機性及情緒性,有如近年美國共和黨中的茶黨。民進黨被扁式台獨裹脅,不但讓民進黨早期的理想喪失殆盡,也讓民進黨被中間選民唾棄。如果說民進黨過去選票的逐年成長,是在擴大中間票源,縮小國民黨的支持圈,「扁式台獨」興起後,民進黨的中間票源就開始流出。對扁式台獨「胡鬧」的反感及害怕,讓已歸民進黨的中間票源游離而出。

蔡蘇二位主席任內不但無力處理「扁式台獨」,還不得不刻意討好他們,包括「敷衍」早已不是民進黨員的阿扁,以及在兩岸政策上躑躅不前。蔡英文為此輸去二○一二總統大選,蘇貞昌則在「中國事務委員會」上荒腔走板、進退失據。「扁式台獨」對民進黨的傷害,自二○○五年來可說「一路走來,始終如一」。如同中美二國對阿扁的胡鬧無可奈何,民進黨也對扁式台獨的箝制無可奈何。

如今阿扁願意帶走「扁式台獨」,正是解決民進黨的燙手山芋。有這些「稻草人」(嚇鳥人)在,民進黨的中間選民都被嚇走了,縱然該黨能贏得二○一四年選舉,也必過不了二○一六這關。這些人被阿扁帶走,正如中世紀歐洲瘟疫被吹笛人帶走,無異救了民進黨。至於獨派大老說,阿扁組黨是為給民進黨施加壓力,讓對方更加賣力「救扁」(及照顧扁家),民進黨不妨成全他們,讓「一邊一國黨」接手扮演「救扁黨」。(作者為專欄作家)

#票源 #激進 #台獨 #阿扁 #扁式 #務實 #民進黨 #組黨 #中間票 #一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