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次的日本總選舉,救災不力、經濟衰退與釣魚台問題上首鼠兩端的民主黨以超級慘敗告終,但我們卻也看不出安倍晉三所率領的自民黨又能給日本帶來什麼新的願景。但筆者還是覺得這次日本大選所反映的一些問題,仍能讓台灣借鏡。

其中,小選區制度是值得一提的。因為不論日本還是台灣現行制度都是小選區制,但在政黨對決的態勢下,個人的影響往往也顯得微不足道。在一對一、贏一票也是贏的遊戲規則下,造成刺客橫行與民主黨內一些好的人才卻在執政包袱或選區選民政黨結構傾向的兩面夾擊下而保不住議員席次,反觀台灣也碰到類似的情形。

台灣今年的國會選舉,從國會評鑑第一名的國民黨立委朱鳳芝在初選時即敗給了地方的鄉鎮市長,到選後仍是北藍南綠的台灣政治板塊來看,在這種情況下,一個優秀的人才,因為其生錯了地方,恐怕其理想與抱負就永無實現的一天,更不用說在沒有政黨奧援下,許多無黨籍的專家學者根本就沒有辦法走進國會暢所欲言,為人民發聲。

最後,從近兩次日本的眾議院大選到台灣所經歷過的兩次單一選區兩票制,我們也可以發現當選席次的比例與得票率上所反應的真實民意有著極顯著的差距。因此,我們是否該開始檢討這種贏者全拿的制度呢?

#地方 #贏者全拿 #小選區制 #制度 #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