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去年12月15日就已經開始在各地造勢與動員的「113火大遊行」,蘇貞昌突然轉換口吻說,只要馬英九接受3個條件,就可以停辦遊行。蘇貞昌突然對遊行來個大轉彎,不是已經知道群眾對遊行不熱絡,就是他大概自覺這次遊行缺乏正當性,所以趕快跟馬英九來個交易,好讓自己有個台階可下。

3訴求缺乏正當性

蘇貞昌跟馬英九提出的交易包括有,撤換閣揆救經濟、反對媒體壟斷及召開「國是會議」。這3個條件訴求嚴格說起來,其實不見得能激發群眾上街頭的動因。就以第一項撤換閣揆救經濟來說,行政院長陳冲上任一年多來,並沒有重大失誤,他又是一個財經專家,如果財經官僚都無法救台灣經濟,那麼到底要什麼樣的人選才能挽救台灣經濟呢?

馬英九總統從2008年上任以來,只用了3個閣揆,不像陳水扁換閣揆像換衣服一樣的頻繁。第一任是劉兆玄,他是一個技術官僚,所用的閣員都是以國民黨的老臣為主,儘管這批老臣有足夠的執政經驗,面對全球金融海嘯,卻是心有餘而力不足,終於在「八八水災」中給沖垮。

第二任的閣揆吳敦義,他可以說是一個「政治內閣」,吳敦義的表現雖然差強人意,但並沒有栽在他對全民宣示的失業率超過5﹪就下台的賭注,所以他能夠被馬英九提拔為副總統。

第三任的閣揆陳冲,他可說是「經濟官僚」,過去一年的表現雖然沒有可以讓人稱頌之處,但過去一年多來歐美經濟的蕭條,加上歐債問題,讓台灣以出口為主的經濟模式,也跟著停滯。這之間雖然有大陸不斷的經濟讓利,但終究還是沒有讓台灣的經濟有出色的表現,尤其是南韓的經濟已經擠進全球第8強,更讓曾經是亞洲4小龍之首的台灣,顯得有些汗顏。

問題是馬英九用過的閣揆從技術官僚、政治官僚,再到經濟官僚,都沒能把台灣經濟拉到可以跟南韓爭強,如果撤換閣揆,又該要什麼樣的內閣,才有能力救台灣經濟呢?蘇貞昌只訴求撤換閣揆,又沒有提出誰來接棒才能救經濟,所以閣揆換不換不是重點,重點應該是台灣經濟結構的問題,經濟結構不轉型,誰來當閣揆都會面臨同樣的困境。

蘇貞昌的第二個訴求是反對媒體壟斷,這一點本來就不是總統的職權,即使是,但在網路已經變成平面與電子媒體的重要競爭者之下,台灣媒體生存的環境本來就困難重重,只有足夠財力的資本家,才願意涉足到媒體經營的領域,媒體走向托拉斯,應該不僅是台灣的問題,也是全球共通的問題。

就以壹傳媒為例,儘管壹傳媒的平面媒體賺錢,但所賺得的錢,也不夠「壹電視」去燒,這也是壹傳媒的老闆黎智英想要收手的主因,不能怪台灣媒體可能出現壟斷的情形。

舉辦遊行宛如兒戲

蘇貞昌的第3個訴求是召開國是會議。在李登輝和陳水扁時代都曾召開過國是會議,特別是陳水扁執政時期,在朝小野大的情況下,當時召開國是會議確實能解決一些問題。但如今是國民黨完全執政,有任何問題都必須由國民黨自己背負,何況明年的七合一選舉,與2016年的總統大選都快要到來,馬英九執政好不好,都會遭到人民的「審判」,這時召開國是會議到底所為何事?實在難以構成一種訴求。

在3種訴求都缺乏有效的正當性,也難怪蘇貞昌會提出停辦火大遊行的退場機制。可惜的是,退場機制只會讓人懷疑當初說要舉辦遊行的蘇貞昌,是否把遊行當成家家酒在辦,如果到時蘇貞昌的面子與裡子都輸,那麼蘇貞昌可說會輸大了。(作者為台灣戰略學會理事長)

#蘇貞昌 #閣揆 #救台灣經濟 #訴求 #撤換閣揆 #經濟 #遊行 #台灣 #官僚 #國是會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