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破重來,你泥中有我,我泥中有你。」唱起歌來是浪漫,擺在機關組織之間,卻很可能是災難。行政院推動組織改造,分階段陸續上路,預期出現的亂象果然一樁不少,甚至因為員額移撥數百雇員要轉任公務員而引爆行政、考試兩院齟齬;對照過去凍廢省歷十年陣痛而不歇的經驗,此次中央組改若無強有力的主導機制,勢必又要有另一個十年、甚至更長的混亂慘痛歷程。

十五年前的修憲凍省,工程龐大,政治爭議既長且久。省政府改為行政院的派出機關後,所有省屬公務員基於國家保障的前提,少數得以轉任中央或地方政府,多數則坐等自然退休,僅處理中央交辦業務;即使民國九十五年凍省暫行條例廢止,在扁政府執政八年期間,省政府還負擔十五、六項中央交付的辦理事項,原省府留任公務員就地成為中央相關部會的中部辦公室人員。二次政黨輪替後,中央交付事項才減為四項,至於省府原辦公廳舍多數閒置,沒有人再追究當年聲言凍省後一年可省五千億的目標到底做到了沒有?但眼看凍省十五年來,中央政府預算愈來愈龐大,而舉債、負債亦迭創新高,這樣的結果,在目前已陸續開展的中央組改已初現端倪。

這次中央組改,儘管有十四部八會的上限,但行政院組織法修正後,其他部會組織法卡在立法院分次通過,時間的拖延就給了各機關遊說運作的空間;立法院各委員會審查過程就出現各種不同的立委版本,各部會組織法還是形式上的整併,最重要的內涵是人員與業務的挪移,不只是大象轉身,還要把大象拆解成快馬。然而,各方施壓各憑好惡,沒邏輯的安排,很可能拼不出快馬,反倒搞出一頭笨驢。

隨便舉例,早就關門打烊的新聞局業務與人員打散到各部會,轉到外交部的搞出國際新聞網站,還被人嫌「閒著沒事幹」,轉到文化部的拒絕繼續接辦國慶晚會。最可笑的是,末代新聞局長楊永明發展出來的收視率與收視質調查,沒有任何部會有興趣,也沒人提議轉到獨立機關NCC,幸好是科技政委張善政願意收留,最後成了科技會報辦公室的業務。不難想像,萬一內閣改組,換一位對此沒興趣的科技政委,這個業務是否立刻無疾而終?

再比方說,青輔會有關青年就業打工實習等業務,本來要移給勞委會,但沒人願意到勞委會,結果運作立委支持後,改在教育部下設「青年發展署」;氣象局不知道是否因為預報經常挨罵,竟成為沒人愛的「組織孤兒」,交通部將之踢出,偏偏環境資源部和科技部都不接手,萬不得已還得以暫行條例「暫時」再寄居於交通部;營建署則因為資源豐沛,交通部和內政部都搶著收;至於由現行經建會、工程會和研考會整併而成的國家發展委員會,設置八個業務單位,閒缺參事卻高達十九位;林務局照規畫要移撥到環境資源部,但農委會又不想放手。凡此種種,只說明一件事:《行政院組織法》修正之初,根本沒有完整的配套構想;如果有,那麼各部會轄屬從五十多個暴增到七十多個三級局處署,都在各顯神通打破《行政院組織法》修正時的配套構想,中央組改還能不亂嗎?

政府組織再造,是一個討論了廿幾年都無法完成的政治工程,去年陸續啟動,但所有預期的政府瘦身、精簡人事一時半刻還都看不到一個影子,卻已經可以預見官僚員額不會因此減少,財政支出也很難縮小。就以勞保局、健保局等要改制為行政機關,先不論是否破壞官制官規,上千雇員要轉任為公務員為例,增加政府財政支出至少五十億,至於行政效率能否提升,實在很難讓人樂觀。當各地方政府為招商設置「單一窗口」成為趨勢之際,中央組改切割業務以分享資源的結果,最直接影響民眾權益的就是要辦事的時候,搞不清楚到底找哪一個窗口?還是要跑好幾個窗口?

組織法是機關的梁骨,堆疊樂高積木都還得有邏輯,組改豈能拼湊了事?更重要的,這個工程太大,很難一步到位做到盡善,那麼行政院就得強勢定調,主導改造,而且,嚴訂管考時程,在三、五年內讓這個架構趨於穩定,絕對不容各部會的本位主義,更不容朝野立委由著各機關遊說強搶硬塞,這才是正本清源、有為有守之道。

#主導 #公務員 #各部會 #組織法 #凍省 #人員 #部會 #行政院 #組改 #中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