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物館中所收藏的中國空軍美籍志願隊徽。(長天傳播提供)
▲博物館中所收藏的中國空軍美籍志願隊徽。(長天傳播提供)
▲飛虎機。鯊魚齒塗裝是一大特色。(長天傳播提供)
▲飛虎機。鯊魚齒塗裝是一大特色。(長天傳播提供)

1942年3月初,仰光失陷,英軍與飛虎隊撤往緬甸北部,與史迪威指揮的中國遠征軍會合,以待反攻。

志願隊擊退日機的報導陸續出現在昆明的報紙上。據說當地百姓將P-40機頭塗裝的鯊魚巨眼與利齒當成老虎,「飛虎」之名,就此不脛而走。

飛虎隊如虎添翼

中華民國前空軍副總司令陳鴻銓說,它畫一個鯊魚牙齒,昆明人以為是老虎,所以起個名字叫飛虎。陳納德遺孀陳香梅回憶,「那個時候 大家對於這些到中國來幫忙抗戰的飛行員是非常敬仰,也非常友善。中國人所謂虎,也是非常堅強,所以來了以後,就把他們變成飛虎了。」

Brad Smith表示,鯊魚塗裝早先被用在駐北非的P-40飛機上,想必志願隊看過那樣的圖片,有趣的是我們稱那個塗裝為鯊魚嘴,不是老虎嘴,但就像我說的,當他們名揚美國時,人們就稱他們為「飛虎隊」了。

「飛虎隊」名稱隱含中文「如虎添翼」意味,在昆明取得具有歷史意義的首勝,接下來的緬甸空戰,更讓他們的英勇名聲傳遍世界!

「血幅」是抗戰時期由航空委員會發給每位來華美籍飛行員的布質證章,上頭繡著中華民國國旗,並寫有「來華助戰洋人軍民一體救護」等字句,象徵中美並肩作戰的同盟關係。

美籍飛行員通常會把血幅縫在自己的飛行夾克上,以便在飛機迫降或遭到擊落時,避免因為語言不通,得不到中國民眾的協助。在飛虎隊員的血幅上,特別繡了他們的著名隊徽。

中華民國空軍前副總司令陳鴻銓說,飛虎的隊徽是我們中國人請迪士尼的畫家設計的,是一隻老虎戴著翅膀,衝過一個V。

「飛虎這個名字是怎麼從P-40的鯊魚機頭延伸而來的,我大概永遠弄不清楚,但飛虎隊的盛名則是在緬甸的空戰中得來的。」陳納德記得。

滇緬戰拱衛駝峰

緬甸是英軍保衛印度的前哨,也是中國抗戰時的聯外要地,戰略地位重要。1941年12月下旬,「中英共同防禦滇緬路協定」於重慶簽字,中國在雲南組建遠征軍,準備入緬協助英軍作戰。

此外為強化盟國在亞洲戰場的軍事聯繫,美國總統羅斯福倡議設立「中緬印戰區」,推舉蔣中正出任戰區最高統帥,美方另派陸軍中將史迪威來華擔任戰區參謀長,與此同時,日、泰兩國也成立軍事同盟,集結於曼谷的日軍以緬甸南部的仰光為目標,準備發起進攻。

「統計資料顯示,飛虎隊在仰光作戰的10個星期中,它的戰力只有5至20架可用的P-40。」作為參加當年仰光空戰的飛行員之一,Robert T. Smith將第一手的戰況寫在他的回憶錄裡。

其子Brad Smith多年後接受製作小組訪問時說,「我覺得他敘述他首戰的經驗寫得太棒了!」「我們7架P-40在仰光以東地區巡弋偵察,另外7架友機則在北方數英哩處;所有人都緊盯著東方的天空,英國人最近不大可靠的地面雷達通報說有大批敵機,正從東方逼近中,他們必是從泰國起飛,我們有人查明敵機位置後,得依標準回報程序,用在前幾周短暫訓練時學到的規定代碼冷靜地透過無線電通報敵情。」

Brad Smith模擬念了一段其父回憶錄中的記述,「我的同僚原本應該這麼說:紅色四號隊長,兩點鐘方向來了很多惡棍;沒想到結果聽到的是:嘿!Mac!我看到那些混蛋了!就在我們的右後方,有一大票!」Brad Smith揚起聲模仿其父聲調,讓這段文句聽來格外生動。飛行員見到敵機的激動,由之可感受得到。

「當飛虎隊的P-40為確保仰光港持續開放而奮戰時,地勤人員在碼頭拚命地把租借物資裝到貨車上,準備沿滇緬公路送往中國。從此時起,每個月有兩萬噸物資經由滇緬公路運進中國。在仰光陷落前,這些從緬甸運走的供應品,讓飛虎隊能在中國繼續作戰。」陳納德回憶。

1942年3月初,仰光失陷,英國軍隊與飛虎隊撤往緬甸北部,與史迪威指揮的中國遠征軍會合,以待反攻。

陳納德曾吐露他的想法,「蔣委員長授權史迪威直接指揮進軍緬北的遠征軍,這是為了兌現對羅斯福總統的承諾,當史迪威召開策畫動用遠征軍的首次會議時,蔣委員長、蔣夫人跟我都出席了。會後,蔣夫人顯得興致高昂,她挽著史迪威與我的手臂,告訴我們她對於中國終於得到兩位美國軍事領袖的襄助有多高興!」

事與願違,深受中國期待的這一仗,由於盟軍指揮紊亂等原因而嘗到敗績。(待續)

■1/25 20:00 中天新聞台首播

■1/26 13:00 中天亞洲台首播

■1/27 14:00&21:00 中視數位新聞台

#P-40 #史迪威 #緬甸 #中國 #飛虎隊 #鯊魚 #飛行員 #仰光 #飛虎 #遠征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