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進黨一一三舉辦的遊行以人數規模和過程來講是成功的。

至於有藍營的支持者說民進黨這次的遊行是輸不起的行為,事實上二○○八年與二○一二年總統大選,民進黨雖然敗選但是都沒有上街抗議,不像兩千年與二○○四年國民黨總統敗選就上街遊行抗議,甚至衝撞法院,以這點來說,民進黨是比較有民主風度。

二○一二年總統選舉國民黨得票率約五四%,現在馬總統不滿意度約六五%,雖然只相隔一年,但是民意基礎都改變了。二○○六年六月馬英九在彰化的演講有提到:「一個總統的民調只剩一八%,人民就可以把權力要回來。」依照這種說法,馬總統現在支持度只剩一三%,民進黨提出的罷免訴求絕對是正當的。在野黨提出召開國是會議的訴求,馬總統也沒有回應,所以我們希望以罷免的行動,擴大社會的能量,使政府能夠更正視人民的聲音。

理論上,罷免的行動有兩種做法。如果只是策略性地針對幾個立委提出罷免,雖然成功率高,但是即使罷免成功,綠營在國會的席次仍然不足以達到罷免總統的門檻,無論是修法改革或罷免總統依然無法成功。國民黨和人民也會覺得民進黨沒有執行訴求的決心,只是為了利益,無法帶動社會對罷免議題的響應。

如果要到達「換政策、換立委、換總統」的目標,可能要對國民黨立委進行全面罷免,但國民黨必然也會發動對民進黨立委全面罷免,結果就是全面改選,才有機會完成後續的修法改革與罷免總統。

雖然會造成短時間的社會騷動,責任與風險也比較大,但是可能換來長遠的改革,這可以和人民溝通和說服。即使沒有達成預期的目標,也會對政府形成壓力,同時也可以累積更大的社會能量。

不論採取哪一種方法,我們尊重民進黨主席的意願,最重要的仍然是民進黨要團結一致,為台灣帶來改革的正面價值。

#人民 #立委 #改革 #訴求 #遊行 #民進黨 #罷免 #罷免總統 #社會 #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