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末台中市第二選區立委補選,率先打破了二○一三年台灣沒有選舉的設定,接下來我們只能說「今年沒有大型選舉」,期待今年仍是「機遇年」。這場農曆年前的選舉,歷經派系操兵檢驗、一人對一黨、藝人站台、火大遊行,熱鬧有餘、話題十足。縱然只是一席立法委員,對台中市五個行政區、兩個里內的公民來說,確也是關乎切身,而選區的劃分更是引發關注。

台中市第二選區從中部海線沿伸向山線,包含沙鹿區、龍井區、大肚區、烏日區、霧峰區,又跨越草溪吃進大里區東湖、西湖兩個里。另外二十五個里則與太平區同屬第七選區,大里區成為台中市唯一立委選區被一分為二的行政區。

自第七屆立委選舉實施單一選區兩票制以來,大里選出的立委似乎都命運多舛。先是當選人被側錄「到叩」賄選,被判當選無效,補選過程中亦有「代父出征」的戲碼上演。落選者於補選捲土重來順利當選,連任第八屆本已是囊中物,卻涉嫌酒駕肇事逃逸,辭職退選,到現在區內另一席立委亦是當選無效。

立法委員一任四年,大里地區卻在六年內經歷了四次立委選舉,平均一年半要面臨一次立委改選,公所、政黨幾乎年年在為選舉備戰。為了趕在農曆年前將此事塵埃落定,公所急如星火趕辦各項選舉業務,撥出時間、人力特別服務這兩個里的公民。

早在第七屆立委選舉前、補選時就有里民發起多次抗議,不滿遭切割出去。這兩個里的公民,在第七選區補選時,只能「看別人吃麵,自己喊燒」;這次第二選區補選,對區內絕大多數民眾來說卻「事不關己」,出了里界便毫無選舉熱度,好似「次等公民」,剝奪了里民與區的社會聯繫,不利社區總體營造。

歷史上著名的選區劃分案例│「傑利蠑螈」(Gerrymandering),為政治學與選舉研究中不敗的教材。當時美國麻州州長Elbridge Gerry,為確保所屬政黨贏得較多席次,蓄意將麻州選區重劃,讓敵對陣營票源集中在少數選區,保障其政黨候選人不成比例地當選。當時重劃的選區中,有一選區於地圖上看起來狀似一種長得像蜥蝪的兩棲動物─「蠑螈」(Saismander)。政壇便將Elbridge Gerry的姓和Saismander的字尾組合而成「Gerrymandering」這個新字。政治學中用以指涉為照顧黨派利益,不公平的選區劃分方式。

從前兩次立委選舉這兩個里的候選人得票分析,縱然都是特定候選人勝出,也算不上「橫掃」,約以六比四拿下。尚不必扣以圖利特定人、政黨的帽子,但若是為支撐一席立委的公民數量考量,便應將選區與行政區一併調整。現行五都(甚至第六都)或多或少都存在類似的問題,長遠的「北北基」,以及含括台中、彰化、南投的「大中都」更不可忽視。

第八屆立委任期還有三餘年,衷心期盼這次台中補選,是本屆立法委員最後一次,也是唯一次補選。(作者為歷次立委選舉監察員,中山大學中國與亞太區域研究所研究生)

#一次 #台中市 #台中 #公民 #政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