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台灣回來後,一直惦記著台灣的種種好,台灣之旅讓我非常感動和難忘,但美中也有不足,寫幾樁不盡人意事。

最噁心的事,台東縣太麻里白沙灣餐廳回收剩菜,再用拼盤轉給後到的大陸遊客團食用,估計數逾萬人吃下回收的菜餚。「太噁心!太惡劣!」我在那個噁心的餐廳吃過飯,有沒有嚥別人口水就不知道了,但噁心感一直如鯁於喉。

這事太給台灣人抹黑了,我回來後向所有的朋友推薦台灣值得一去,阿里山的神木,日月潭的茶葉蛋,台灣人的溫良恭儉讓。朋友說台灣未見得有你講得那麼好,舉的就是飯菜有別人口水的事,真是一粒老鼠屎,打壞一鍋湯。

我每到一個地方,都要寄明信片給朋友,在台北故宮,買了美麗的台灣明信片寄出。回來半年多了,至今沒一個朋友收到。誰動了我的明信片?朋友們說,不知是我不靠譜還是台灣郵政不靠譜。

因為隨團沒辦法去忠烈祠,先祖父王迪光為國軍軍人,黃埔六期,抗日戰爭為國捐軀,國民政府頒發過撫恤令。眾所周知的原因,在大陸沒有留下檔案。聽說台北忠烈祠有每位抗日戰爭中犧牲的國軍將士靈位,小小遺憾是,沒能在台灣尋找先祖父的蜘絲馬跡。

#噁心 #靠譜 #抗日戰爭 #台灣 #先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