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的大連滿鐵總部,如今總有日本老人在門前弔唁他們的青春。◎圖/長天傳播公司
昔日的大連滿鐵總部,如今總有日本老人在門前弔唁他們的青春。◎圖/長天傳播公司

在滿洲國的名字前面加上一個「偽」字,背後就是對相關人物「漢奸」的指控。但所有有過滿洲國經驗的台灣人受訪者,沒人認為自己在滿洲國工作是漢奸行為,反而認為自己幫助了很多中國人,對滿洲國的建設貢獻了心力。

說起台灣人到日本控制之下的滿洲國服務,謝介石之孫謝輝不平地說:「滿清政府把台灣割讓給日本,當時的台灣人為日本服務,怎麼能算是漢奸?」

再說滿洲國,父親李朝舟在滿洲國為官的李傳信說,他父親常說:「溥儀回滿州當執政皇帝是理所當然的,你從三百年的歷史看,滿州本來就是滿州人的地方,他們侵略到中國,建立一個大清帝國,民國推翻滿清後,滿州人回到自己的土地建立國家,有什麼不對?」

至於身世與這段歷史糾纏不清,父親黃子正出任滿洲國皇帝溥儀御醫、最終病死異鄉的台大心理系教授黃光國,則已看淡了這種「忠奸之辨」。

黃光國說:「那個時代,這方面的訊息對我來說已經不太重要了」,「我要做的事情,就是解決台灣人認同的問題,怎樣製造一個比較穩定的兩岸關係,讓未來台灣人不會再遭遇到這樣的困境,這反倒是我真正的關注」,「所以那段歷史,坦白說,我興趣不大」。

他說,過去的事情已經過去,一點辦法都沒有,可是未來的事,是我們自己完全可以操控的。

#歷史 #父親 #台灣人 #滿州人 #滿洲國 #漢奸 #自己 #滿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