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青過去給人印象是黑道專有,但現在刺青被賦予更多流行意涵,多了藝術氣息。屢獲國際刺青大獎的楊清暉說,過去兄弟人刺青嚷著「刺青要錢,誰要刺啊!」如今則變成「刺青不要錢,誰敢刺?」他說,各行各業都有人刺青,自己還曾接過六旬阿嬤要求刺青。

楊清暉表示,那位阿嬤從未刺青,退休後想給自己留作紀念,要求在手臂刺上紅玫瑰。楊從沒刺過年紀這麼大的消費者,擔心阿嬤耐不住疼痛、身體退化,恐刺到一半昏倒。結果阿嬤全程如殺豬般哀嚎,辛苦完成刺青。

過陣子,阿嬤又登門想在紅玫瑰附近刺上蝴蝶飛舞圖騰,有鑑於上次的哀嚎,楊清暉只得無奈拒絕。他說,年紀愈大,愈不適合刺青,基於職業道德只好婉拒;由此例子,顯見刺青接受度愈來愈高,不僅六旬阿嬤,還接過老師、竹科新貴、職業士官長等客戶。

近兩、三年,刺青更與潮流服飾結合,由品牌商找上刺青師傅,讓刺青圖騰登上「潮牌」T恤、帽T,在品牌號召力外,添入刺青的日式、宗教或街頭風格,一件上百元成本的短袖能賣到近萬元;日本品牌刺繡工藝,更能叫價到上萬元,足見刺青的藝術化風潮。

楊清暉說,日本、美國引領台灣潮流文化,刺青跨界結合愈來愈普遍。他強調,雖然刺青除去暴力的有色眼光,但許多未滿廿歲、尚未求職的年輕人想刺青,他仍會苦勸:「想清楚了嗎?」畢竟刺青刻在皮膚一輩子,若影響人生前途,那就得不償失。

#刺青 #六旬 #哀嚎 #紅玫瑰 #接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