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言、名言、智慧小語控是K的職業病,他最愛引用的一句,愛的對立面不是恨,而是冷漠。數年後,與β在那頂燈星雲造型的大會議室不期而遇,彷彿兩艘來自不同航道的船在尾閭交會。

K冷眼看著β,才幾年她已經失去了妙齡種種色相,成了一精悍婦人,熱情若一海碗麻辣湯頭迎面澆淋,張臂要擁抱,打開手機的兒子相片問即是答,可愛吧聰明吧帥吧,炫耀地推薦新換的休旅車。K柴柴的收拾了桌上文件,以自己平素的節奏、看似漠然離開了。β笑嘻嘻揮手,補上一句,有空喝咖啡聚聚嘛。

K頓時覺得又居下風,「以前的敵人是非常清楚的。」「要將事情做好,先把敵人找出來。」傷疤閃著金光的經驗談兩條。

β以新人之姿進公司時,穿著過大的套裝在隔板間誠惶誠恐卻口齒清晰的拜碼頭(小說家亨利.詹姆斯寫過:「這是一張剛印好還沒有折疊過的報紙,顯得清新悅目,內容豐富,從頭至尾也許沒有一個錯字。」),如同扭水龍頭與大家熱情交往,進出三波士的辦公室好像串門子,傳出她有感染力的朗朗笑聲。一年後,大家才瞭解她最毒婦人心的布網,舉凡銷量、預算巨大且業績樂觀的,無一不積極卡位或攔截,更讓大家駭異的是她毫無羞恥心的抄襲,嘻嘻說:「那是最隆重的讚美。」即使已成了隔板圈的公敵,她無宿仇的每早與大家笑臉,召集一起午餐。

那次例行的嘉年華式尾牙晚宴,鬧了六小時之後。滿懷狂歡後的寥落,K折返大亮卻空蕩蕩的辦公室,想到文藝青年時牢記的比喻,像一隻蒼蠅爬在水晶球上,無論如何爬不進那華麗的核心。突然看到β掙脫了高跟鞋,蜷縮在座位地毯上抱著垃圾桶,嘔吐完了陷入昏迷。K一剎那吃驚自己的冷血,竟覺β才像一隻據著腐物大嚼的綠頭金蠅。

或者是一廂情願的幻覺,K祕藏著對隔板間的一份想望,他以為共事一場最美好的時刻是在目標具體了、進程擬妥了,全員集合了如同阿果號就要揚帆出發。美其名為革命情感。是這個稀有、偶發的真情支撐他在職場一年年的過著。

他記得一個強烈寒流壓境的深夜,走出大樓,林蔭道如同屏障,他腦袋空空有茫然無從之感,β開著一輛小車停他前面說送他一程,昏暗中,β的聲音特有一種誠摯,說起自己多災難的身世,受夠了永遠在叫罵的父母與貧窮的滋味,因此她要創造一個自己完全主宰的世界,一定要生兩個小孩,男女都好,這樣她可以重新過一次光亮幸福的童年。

K的同情如同等紅燈時隔壁車子伸出的香菸火光,一彈即滅,β的話確實可信嗎?還是她不久前劫了他一個大案後的苦肉計?他眼角餘光瞄到她眼睛閃過難言的什麼,覺得自己愚蠢極了,竟然輕易地上了敵船。東風起,戰鼓擂,誰怕誰?

我聽完了故事,一樣只能當兩腳書櫥,奉送K托賓寫亨利.詹姆斯的小說有一行可以拆開來成為兩句閃著靈光的箴言,「錢給靈魂帶來甜蜜,金錢就是一種尊嚴。」金錢,「給女人一種立足穩當的感覺,即使年老了,這種內在的光芒也不會湮沒。」

#閃過 #戰鼓擂 #熱情 #一種 #誰怕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