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防部最新公布的《四年期國防總檢討》,以馬總統提出的國家安全「鐵三角」為主軸,將厚植兩岸和解制度化、提升中華民國國際社會貢獻度,並結合國防與外交力量,營造國際安全合作巧實力,作為未來4年國防政策、軍事戰略,及建軍規畫的指導,期能打造精巧強的國軍,達成「嚇阻威脅、預防戰爭、保家衛國」的任務。

目前兩岸情勢雖然呈現和緩的良性發展趨勢,但中共針對台灣的軍事部署仍繼續強化,而且還不時傳出讓台灣尷尬的「共諜案」。因此,台灣即使不與大陸進行軍備競賽,仍然必須在維護國家安全與兩岸關係發展的整體架構中鞏固國防武力。馬政府必須積極規畫與時俱進的國防政策與軍事戰略指導,做為落實兩岸和平發展、和平互惠共同立足國際社會的穩固基礎。

美中日亞太經濟與安全形勢已出現綜合國力的消長變化,台灣為趨吉避凶、未雨綢繆,有必要著手調整國家安全戰略中的國防政策內涵,及軍事戰略規畫與準備,從過去長期以中共為唯一假想敵的思維,轉變成以有效處理專屬經濟海域(EEZ)範圍內,包括陸地、空中、海上、水下,以及網路和電磁頻譜的重大威脅、危機或災難,並歡迎亞太國家共同參與安全合作,進而營造兩岸和平發展正能量,成為西太平洋地區和平穩定的貢獻者,讓國軍發揮新的角色與功能,以專業績效贏得國內民眾支持和國際社會肯定。

據此,台灣在運用平衡策略,應對美中日競合關係變化時,必須先能鞏固國防戰略核心思維,進而在提出建軍規畫與軍購策略時,能有明確的政策指導以利穩健推動,而不是「對方要我買什麼,就買什麼;給我什麼,就接受什麼」。長期以來,美國是台灣建軍規畫與軍購的主要來源,但國軍與美方洽談建軍規畫與軍購案時,卻經常感受「任人予取予求」的痛苦,不僅在建軍方向上缺少主導權,而且花大筆經費卻無法獲得先進有用的裝備,甚至出現不符需要閑置報廢的浪費情況。

當台灣有明確的國防政策指導,在思考規畫「國防自主」、「國際軍事安全合作」,以及「對外軍購」的重大國防戰略議題,也就能站在更高的視野,掌握主動權與主導權,朝向「最低代價、最高效益、最符需要」的建軍規畫與軍購目標前進,而不是只為了向美國「買保險」。

基本上,「美國對台軍售」及「台美軍事合作」,都是屬於美國在西太平洋整體戰略布局的部分。在美國的亞太戰略利益量表中,台灣可能會被擺在「美日軍事同盟圍堵中共的戰略前沿」、「美國與中共發展建設性合作關係的障礙」,或「中國大陸的民主示範」等3個不同的位置。

倘若美國把台灣擺在「戰略前沿」的位置,國軍可以要求美國對台進行軍事援助,或者以租賃方式提供先進的軍事裝備,但是,台灣也可能因此而成為美中日軍事衝突下的砲灰或馬前卒;倘若美國把台灣視為其與中共發展建設性合作關係的障礙,則台灣花費大筆金錢向美國購買武器裝備,豈不成為「被人賣掉還要替人數鈔票」的凱子;如果台灣被美國視為「中國大陸的民主示範」,則台灣不僅不需要在建軍規畫與軍事採購上過度投資,還可以透過民主機制,在美國的支持下推動兩岸和解制度化,並積極促進中國大陸改革開放,進而拓展台海兩岸互利雙贏空間。

民進黨主席蘇貞昌在訪日時,曾經積極向美日爭取成為「圍堵中共戰略前沿」的角色,實屬短視不智。因為,兩岸和平已是台灣主流民意,也是安定繁榮必要條件,更關係到美國在西太平洋利益。

台灣排拒了大陸,也等於放棄了對大陸的影響力。台灣若能參與中國大陸的和平發展,等於是為2300萬人打開寬廣的機會之窗。此外,就台灣的關鍵利益而言,只要中國大陸仍是一個專制又對台灣不友好的國家,台灣就是每年把所有的國家收入,都用在建軍與軍購上,恐怕也難以保障國家安全。

整體而言,面對亞太經濟與安全形勢出現結構性變化之際,台灣內部須凝聚新國防政策共識,進而有效掌握建軍規畫與軍購主導權,並擺脫冷戰時期的對抗思維,不但可以讓台灣趨吉避凶,更是促進台中美三贏的活棋。《四年期國防總檢討》指出了正確的方向,營造三贏的國防新思維,雖然不是台灣一廂情願所能達成,但台灣必須先站對位置才有機會。

#軍購 #大陸 #美國 #中國大陸 #規畫 #國家 #台灣 #建軍規畫 #國防政策 #中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