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前,副總統吳敦義擔任行政院長時期,曾經說了一段話:平常大家都說台灣的法令多如牛毛,但真正要用的時候,卻是「滿天全金(法)條,要抓沒半條」,打動了許多人的心。當時,為的是「動新聞」內容羶色腥遭致社運團體嚴重抗議,最後,在民情激憤下,由台北市政府依法裁罰。說來諷刺,吳敦義引用的諺語依舊適用於台灣各個領域,政府不能公正果斷地依法行政,甚至放任人民價值對立,在民情好惡兩極分明的拉鋸中,導致重大政策懸而難決,已經成為阻礙台灣進步的關鍵病因。

《中國時報》連續數天,就核四爭議、環評角力、媒體壟斷、都更難題、死刑存廢等五大議題,深入檢視,號稱民主法治健全的台灣,其實是一個「有法無天」的社會,法律規範形同具文,其嚴重程度已經成為台灣最大危機。

法治是憲政的基礎,其理念係要求政府所有權力的行使都要受憲法制約,確保法律源於人民的意志,經過代表民意的國會通過,在此框架下,政府和公民的行為都是有邊界的,不能互相僭越;憲法在於規範並防止政府權力的濫用,法律同樣要規範人民權力越界而損及他人權利。換言之,法治原則不論對政府或人民,都有其拘束力。

台灣的法制堪稱完整,但成熟的法治卻還有段距離,特別在公民意識覺醒後,效能政府與公民社會之間,彷彿存在相當落差;台灣不缺社會運動,但社會運動未必能完全代表公民社會,最麻煩的是,政府施政受困於社會運動,卻疏忽與真正公民社會對話的可能。以爭議經年的核四為例,歷卅二年而無解,除了前總統李登輝任內,立法院大打幾架通過核四預算,從扁政府的停建再復建,乃至馬政府續建而停建聲浪再起,不論是當年的擁核民意遠超反核,或者今日反核氛圍似乎超過擁核,只反映一個事實:多元台灣不論最終核四是續建或停建,不論經過何種程序,都會持續有反對者與贊成者,那麼我們唯一要找尋的答案只有一個:什麼程序才能讓多數意見落實,少數意見放棄超過比例的抗爭,讓社會因此可能形成的對立降到最低?

扁政府片面停建核四造成的政治風暴殷鑑未遠,基於核四政策與預算均係經過國會三讀程序,即代表民主的多數民意,即使日本發生福島核災,全球重新檢視能源政策,但政府片面宣布核四停建涉及違憲違法的客觀現實依舊存在。政府依法行政只能循兩條路:第一,國會多數議決停建,以多數民意為後盾;第二,國會若自認難以替全民、後代子孫做出價值抉擇,那麼只有訴諸直接民意,交付公民投票。但不論何者,都不可能讓擁核或反核任何一方的意見消弭於無形,這就是民主多元社會的表徵:永遠有少數意見、永遠有不同意見,效能政府能做的就是在各種意見中,找出確定多數意見並據以執行的方法,但不能因為意見紛紜雜沓而不敢有所決斷。

在反核四民意集結的風潮下,馬政府選擇以交付公民投票,某種程度紓緩了國會壓力,省卻國會激烈衝突的成本,也避免黨籍立委在黨的動員護航核四下的左右為難;但還是不免後續正負難料的政治壓力,會不會累積到二○一四年的七合一選舉,乃至二○一六年的總統大選。其實類似政治算計已經不必再算,即使不公投而逕由國會決定,其政治後座力依舊會延續到未來兩次大選。

做為負責任的執政政府,唯一要做的就是勇於決斷,同時在執行過程前後,都不能輕忽溝通對話的必要,核四自從停建再復建後這幾年,不論是藍執政或綠執政,不要說完全未與公民社會對話,甚至連反核團體都被政府打入冷宮。核四廠復建過程中疏漏百出,幾經監察院糾正彈劾,亦未見主管機關和台電拿出有效改善辦法,導致福島核災後,社會對核四廠安全性疑慮大增。不論是經過公投或國會議決,核四若停建,未來不論藍綠政府都要面對重議能源政策的挑戰;核四若續建,核安的說服與保證依舊無一日能放鬆;對所有民眾而言,則不能不了解,即使意見不同者都是公民之一,民主台灣也必須是理性台灣,對其結果都要共同承擔。

#意見 #公民社會 #停建 #反核 #公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