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銀監會前主席、中山大學嶺南學院名譽院長劉明康昨(25)日指出,金融危機雖已經過5年,但2013年到2015年仍面臨新的風險,必須「走一步看一步」,因為各國祭出的量化寬鬆(QE)政策,都僅是買時間,沒有解決結構問題,兩岸必須透過產業融合來抵禦風險,切不可自滿。

劉明康昨天出席本報舉辦「2013年全球金融趨勢論壇」時指出,過度量化寬鬆是把雙刃劍,引發包括「Great Reflation(通貨再膨脹化)」、「Great Rotation(風險口味再重回冒險領地)」,以及Great Capital Flow(資本對行業與經濟體的大進大出和衝擊)」等三大危機。

劉明康指出,2013年到2015年逐漸進入發達國家buy the time for nothing,等到通膨來臨時,發達國家將立即逆轉政策。

劉明康說:「2013至2015是非常緊迫的時期,真的要走一步看一步,因為所有量化寬鬆都只是在buy time,但是大家有沒有想過一個問題:Buy time for what?」

他認為,歐洲提出的銀行聯盟很難操作,所謂「大的歸你管,小的歸各人管,可以管到連存款都要繳稅」;美國財政懸崖雖沒有了,但卻「變成財政斜坡,但斜坡上面都是坑,結構性問題沒有解決」。

根據過去經驗,QE一旦退場,美元就由弱轉強,利率很快就會回升,所有債券殖利率都會發生大變化。

例如,93年overnight(隔夜拆款利率)由3%一下變成6%,隔年墨西哥就受不了,且波及巴西爆發南美危機。但這個教訓後很多人還自滿,仍用短期美元債務支持長期投資,僥倖想做貨幣carry(套利),最後變成亞洲金融危機爆發。

他說:「近2、3年更大問題又來了,因為loophole(漏洞)沒有解決,連最起碼的金融監管都沒落實,要嘛回過頭去,整個價格和資本流動都會變,要嘛又出現其他的風險。」

他提出兩個不能作假的宏觀數據,說明當前經濟局勢的嚴重性。一是發電量極度下滑;第二個是波羅的海乾散貨指數(BDI)。BDI去年3月下探到647點,比2008年美國金融危機時的663點還低。金融危機已歷經5年,全球的貿易、生產活動還是很差。

#Great #量化寬鬆 #劉明康 #危機 #都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