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為執政黨,國民黨的步調紊亂,永遠超乎想像。碰到沒有招數的政務官,無好牌可打,只能就著一手爛牌亂打一通;碰到能出招的政務官,手上就算不是順風牌,至少牌局輸贏猶在未定之天。偏偏國民黨就能把好牌給打爛,而且,完全不必等對手出招,行政院長江宜樺拋出核四公投這張讓民進黨也傻眼的牌,卻差不多快被自家人打爛,即是一例。

經過這段時間,核四的各種討論汗牛充棟,支持者大概都講不出擁核之言,至多只能如台中市長胡志強所言,「核能是很難讓人喜歡的東西,我也支持非核家園,但應該要循序漸進推動,這是應該理性討論的課題,不要情緒化。」政策討論本來就不該情緒化,但演變迄今,最嚴重的是藍營內部對如何避免情緒化都毫無頭緒。

黨籍立委犯的是一貫錯誤,缺乏辯護能力或意願之外,依舊是連準時開會的紀律都沒有,才會讓立法院經濟委員會竟通過民進黨退回台電預算的提案,甚至連復議都提不出來,有這群立委,馬政府預期效能執政,豈非天方夜譚?

黨籍地方首長特別是北北基逃命圈的朱立倫、郝龍斌、張通榮有立即、近身的民意壓力,除張通榮外,朱、郝都有中生代接班的另一重權力考量,但核四攸關全民生活價值之選項,若是反復提醒民眾自己意在連任或直取中央,只會引來更多惡感。朱立倫對核四安全顧慮發聲更早於江揆提出的公投,但面對核四公投,他的意見明確而清楚,「不要玩假的。」持平而論,公投是否真能拆解政治風暴,還很難論,但如果公投的公民數未過半而投票反核者過半,其可能造成的政治負作用,遠非江揆個人進退所能撫平。

核四爭議卅多年,國會打過架,街頭有運動,始終沒有辦法取得眾人可能未必滿意但都得接受的結論,遑論共識,在這種狀況下,唯公投能解,誠如胡志強所言,「台灣走到這一步,非公投很難解決問題,就讓他投一次!」訴諸直接民意,讓左右為難的民意代表們也不必再為難了。不但要公投,而且要讓全民體認:這一次,不能迴避,子孫的未來不必交給政客,我們自己決定。

若公投公民數過半而通過停建,藍綠未來不論誰執政政,共同承擔,即使江宜樺為此落實承諾,請辭下台,犧牲的不過是一位行政院長,或若干與之同進退的政務官,這算是最小的政治代價。江揆做此宣示,顯然已做足了心理準備,以一己之權位換國家之相對大利,誰曰不宜?任何以權力揣度其心者,其器小哉!相對的,若公投公民數過半而通過續建,反核四者就得接受非核家園還有一步之遙,這一步並非遙遙無期,因為根據政府非核家園的既定政策,核四必須確保安全才能運轉,核一、二、三風險更高的老舊電廠必須如期除役;而且核四也有其運轉年限,在這段時間中,台灣必須相應找到替代能源,相對而言,對台灣長遠發展未必不利。

至於突然反核的郝龍斌主張以民調決定核四存廢,此議最不可取!別人擁核或反核可以無視理性,唯情感用事,但郝龍斌是理工出身的人,應該理解科學依據的重要性,他在扁政府執政時期出任環保署長,開宗明義第一件事,就是明確告知民進黨,他支持父親郝柏村的政策:興建核四。此刻,他放棄了自己曾經有過的科學立論,或者可以日本福島核災為擋箭牌,但以民調決定重大且續行中的政策和建設,那就是對民主的基本認知都出了問題。照郝龍斌的邏輯,他轄下的都更重大爭議文林苑根本不能拆,因為六成網友民調反對拆;甚至藍營首長和民代,大家乾脆做個民調看看支持度能否過半,若無過半者一起請辭下台,連罷免都不必了。

馬政府決定在核安的前提下推動核四公投,並宣示不會玩假的,一定鼓勵全民投票讓參與的公民數過半,其器識遠超過腦袋裡只有二○一四與二○一六選舉的眾多國民黨人。核四公投將是台灣民主的試金石,也是台灣生活價值選擇的試金石,民主多元的台灣透過核四公投,必須學會一件事:在政策抉擇過程中,站在你對立面的人不是你的敵人,而是與你一起守護家園的同胞,我們對台灣的愛,不因投票取向之不同而有任何差別。

#非核家園 #公投 #郝龍斌 #反核 #民調 #核四公投 #公民數 #台灣 #過半 #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