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十八大上肯定了協商民主,並將協商民主分成兩個內容,一是關於政協的作用,認為政協就是協商民主的一個主體;二是討論了一個更為廣泛的協商民主問題,將基層政府的主要問題,都包括在進行協商民主的內容裡。第二個內容實際上是以浙江溫嶺的經驗為主的。

肯定溫嶺協商民主模式

溫嶺在十幾年前用民主懇談的做法,召集社會就大家共同感興趣的問題與政府進行面對面的討論。這時候的討論主體是體制外的臨時結構。之後的發展中,溫嶺開始以人大為主體,轉入到討論政府預算,這樣溫嶺就將協商民主的內容擴大,進行了有意識的政治改革的探索。

十八大對於溫嶺協商民主的肯定和推廣,就是想用協商的方式,來解決日益增多的社會和政府之間的衝突。

但是多年以來,由於社會和政府間衝突長期無法解決,中國已經形成了個局面:就是社會不願意和政府見面,認為和一個貪汙腐敗的政府協商就是出賣了社會的利益;而政府也不願意和社會面對面進行協商,認為是對刁民讓步。這樣一來,中國就無法出現政府和社會經常坐下來面對面交換意見的場景,而變成了政府和社會間由於衝突而形成的國家與社會間的對立,使得社會的基層矛盾和基層政治越來越緊張,而政府不得不動用維穩機制來控制社會。

在這樣的背景下,協商民主被中共看成為形之有效的方法,希望通過面對面談話,達到社會和政府的雙方瞭解,並形成妥協讓步,以找到解決問題的辦法。而要達到這樣的結果,就要求政府和社會都要用妥協的態度、解決問題的態度來對待對方,尤其是政府要有誠意,因為政府擁有大量的資源。

啟動政協人大進行協商

從協商民主的主體來看,可以用臨時產生的體制外的制度和機構,例如建立對話小組等。從解決問題的合法性和力度看,最好將協商放入體制內進行,例如利用基層人大就是個好辦法。在目前的情況下,可以考慮擴大政治體制對現實問題協商的參與,除了啟動人大之外也,也應該考慮啟動政協。

中國在縣以上都存在著政協的機構,這個機構連人大的橡皮圖章都不如,只是個清淡衙門無事可做,但又確實是個可以用來進行協商民主的地方。因此啟動這個機構,將廣大的社會問題納入政協的工作範圍內,可以邀請問題的關聯各方,在政協的安排下進行協商。也可以改革政協機構,形成更方便的多方面的協商機制,就特定的問題,由政協出面進行協商的組織工作,要求相關人士充分發表意見,並對問題的解決做出相關的決定。在政協的協商討論之後,可以將討論結果或者決議轉給人大或者政府有關機構。

而在人大方面,對於政協的討論結果和決議,可以形成相關的決議,要求政府必須執行。這樣政協的討論結果就可以經人大轉變成政府必須執行的政策。這樣也可以將政協和人大做一個整合,探討雙方的工作關係。按照這樣的作法就可以將政協這個冷衙門改變成一個熱火朝天的可以進行不同意見交流討論以及協商的主體,這樣中國的政治可能會變得活躍些,也民主些。(作者為大陸世界與中國研究所所長)

#機構 #主體 #溫嶺 #人大 #協商民主 #社會 #政協 #政府 #協商 #民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