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生》以蒲松齡《聊齋志異》中的王六郎故事為靈感。(廣藝提供)
▲《水生》以蒲松齡《聊齋志異》中的王六郎故事為靈感。(廣藝提供)
趙淼的作品《水生》。(廣藝提供)
趙淼的作品《水生》。(廣藝提供)

「兩岸小劇場藝術節─文青較春」本周上檔將為期3周,大陸劇目以《1988─我想和這個世界談談》和《水生》打頭陣。《水生》去年在外亞維儂藝術節首演,導演趙淼是北京小劇場中堅份子之一。

他早在17歲創立劇團,曾以新秀身分參與電影《愛情麻辣燙》和電視劇《大明宮詞》演出,螢光幕經驗帶給他最大的啟示,「還是回去幹導演吧!」

「三拓旗」是趙淼劇團的名字,意指「三人成眾,拓展為旗」。回首1996年就讀北京大望路中學的他,和同學因看戲而想要作戲,有模有樣學起正規劇團,「那時我恰巧專管教室的開門和鎖門,放學校園空無一人後,我們就溜進教室開始排戲。」趙淼編導的第一齣戲《變》,首演地點就在1996年10月開學的第一個班會上。

劇不一定要說很多話

趙淼之後如願進入中央戲劇學院(中戲)導演系,然而書雖然念了,但心卻在另一處。2002年一齣來自愛丁堡的戲點燃他心中無限嚮往,「我打從心底認為劇不一定要說很多話,應該藉由更多肢體展現。」趙淼說當時的中戲,教的還是傳統戲劇概念,他為了追尋「形體劇場」開始12年的自修過程。

成形體劇場推廣者

在國際資訊仍不流通的當時,趙淼盡可能收集資料,成為「形體劇場」推廣者、已故法國戲劇大師賈克.樂寇的追隨者。趙淼透露曾委託朋友來台買了一本台灣劇場導演馬照琪翻譯的賈克.樂寇著作《詩意的身體》。

自修期間,趙淼硬生生拷貝國外「形體劇場」的劇目,連道具、服裝都不放過,也曾動念前往法國就讀賈克.樂寇建立的戲劇學校,但是,「我怕回不來。」趙淼目睹很多朋友到國外學戲,一去不復返,「我很清楚,我要做的戲,要跟大陸這片土地有關。」

《水生》在趙淼創作中具有關鍵分量,是他終結模仿,以東方元素詮釋「形體劇場」的首部作品,「我拿著賈克.樂寇學校的課表,嘗試作對應。儺戲的形態可對應西方面具;中國戲曲身段可對應西方肢體;中國民間舞蹈可對應西方現代舞。」

《水生》以蒲松齡《聊齋志異》的王六郎故事為靈感,敘述河裡一個水鬼,每天想盡辦法拉下一個活人溺水做他的替身,有天他拉到一位母親,最後因良善念頭出現,而把母親放回人世。

趙淼說當時選材《水生》主要是借古諷今,討論社會議題,當時大陸出現許多見死不搭救落水者的新聞,「只能說人比鬼還不如。」

趙淼強調在他眼中文藝是一個社會的最終良心,身為一位導演,不能缺乏對社會的責任。《水生》5月4至5日華山文創園區演出。

#導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