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科會主委朱敬一說,有曾是他學生的立委,他要與此立委討論事情;結果此立委端坐座位不動,讓他「半蹲著」在一旁罰站講話。對這種不懂尊師重道的立委,他氣憤的說「這種豬狗不如的人…」。

朱敬一提到的例子,應該沒有人認為該立委的行為妥當吧?不過,這番話,大概又要引起立委們的「公憤」了,但立委諸公在燃燒自己的公憤前,的確是該再多想想。

其實,這些朱主委口中「豬狗不如」立委的問題,不懂尊師重道還算事小哩。立委真正最大的問題是:連對個人基本的尊重都不懂;一朝大權在手,都變成了「任我行」∣拿預算書丟官員、聯手「攻進」部會、大腳踹破部長辦公室的大門,啥事都能做得出來。

過去,行政權獨大時,立法院說是委屈的立法局,不過,那個時代早過了。大部分時候,外界看到的是立委橫眉豎目的質詢官員,官員唯唯諾諾的答詢。偶有官員敢較直接頂撞立委者,莫不被視為「不尊重立法院」,更大的帽子則是「不尊重民意」。

但,天知道,這些立委代表了什麼民意?民意希望立委監督政府施政,但絕對不是要立委儘量踐踏每個他能監督的官員;質詢能嚴厲,但不能淪為謾罵羞辱官員。在歐美先進國家的國會殿堂,我們時常可看到精采的政策攻防、言詞辯駁,但卻不會看到謾罵羞辱式的言語。在台灣,許多立委似乎拿捏不住這條界線。

從民進黨到國民黨執政,都時常希望能從企業界吸收有份量的企業家入閣,為政府帶來一些新氣象,但除了林信義外,從來沒有企業家願意加入政府工作。最重要的原因,就是不願面對立法院;不願面對,倒不是怕專業上無法應付(立委有多少專業?),而是不願面對立委的無厘頭質詢與羞辱式的言詞與肢體語言。

行政官員尊重立法院、尊重立委,是天經地義,但不是為了尊重立委個人,而是為了尊重體制,立委實在不必膨脹到自以為大家是對其個人的尊重。立委對政府與官員絕對有百分之百的監督權力,但也該對「每個個人」給予應有的基本尊重∣上至總統、院長,下至販夫走卒,人生而平等,都該給予同樣的尊重。立委諸公,作到了嗎?

#豬狗不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