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叫我作公視董事,我完全不懂,我要見你,你得告訴我要做什麼。」一位傳播名人,被朋友如此問到。

葉石濤,多年前曾做了一年董事,沒做什麼事,他懇辭。公視趕快勸留,因為葉石濤符合文化、本土、南部、淡色等條件,又不講話,這種人哪裡找?

公視董事,有點像為假結婚入境找的人頭,是依政治色彩指派的。

大家誰也不懂公視,懂了反而不好,不適格。

你別管,是董事長與總經理執行政策,保證為政治服務。當然,要做得漂亮點,要包裝,不能太那個。

所以,當初把審查的門檻定到四分之三,就是不要你的人進來;現在若減到二分之一,又怕你的人會進來。董事會乃就僵在那九百天。列寧格勒都解圍了,公視還在雪白血紅。

突破的方法就是,大家放下武器,政治部退出陣地,採用立法院在十年前討論過的方案,用「文化民主推舉」制來選董事,也就是「文化部」就公視董事的分配領域,如文化、教育、藝術、法律等,各指定五個這領域中的菁英做選舉提名人。政府只做這一步,由此五人再各開列本領域內的菁英名單五十至一百人,再挑擇其中重複最多的前三十至五十名,由這些人中互選分配到的董事額,組成董事會。

總之,就是設計成誰也不能決定公視的董事,它是文化菁英中的互選,是高等民粹,是這一時空下最好的文化煉丹。

當然,這種方式全世界都沒有過,但把個公視做成了國際醜聞,被政治浸泡那麼久還淹不死,也是沒有過,是「台灣之光」,那來點異想,可能天開。

#公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