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大陸主流媒體連續出現了幾篇文章,討論憲政問題。其中以人民大學法學院的一個教授為主,認為現在知識界所講的憲政其實是資本主義的觀念,而無產階級和社會主義是不講憲政的。這些文章遭到了當今主流學者的反駁,包括在法律界頗有地位的許崇德和李林,但是他們的文章只是登在憲法網網站上。他們認為憲政不姓資也不姓社,是法治的形式,是人類創造的一種政治制度。

廣州民間金融街開業迎客,成為大陸首條集資金借貸、財富管理、支付結算、信息發布為一體,體現嶺南風情、廣州特色和民間特點的金融街。(中新社)
廣州民間金融街開業迎客,成為大陸首條集資金借貸、財富管理、支付結算、信息發布為一體,體現嶺南風情、廣州特色和民間特點的金融街。(中新社)

意識形態分歧仍在

這個現象很有意思,表明了在大陸意識形態的領域裡的爭論又重新浮出水面。多年以來鄧小平講的改革開放,關鍵是要去做,不要爭論,尤其是姓資姓社的討論必須避免,要放到一邊。但是鄧小平的不爭論並沒有消解中國在意識形態上的分歧。從表面上看中國已經在實用主義的政策下走向了市場經濟,但是其實意識形態的分歧並沒有結束,仍然在暗地裡存在,並且幾次想要浮出水面。在重慶薄熙來時期,意識形態其實回到了表面,唱紅打黑就是舊的意識形態在復歸。雖然薄熙來下台了,但是左翼意識形態仍然在發展,直到現在終於出現高舉社會主義旗幟,打擊不同思想的做法。因此這些文章引起網友們認為文革就要回來了。

為什麼會出現這樣的狀況,以至於官方思想扔掉了鄧小平千叮萬囑的策略,重新掄起社會主義意識形態的棍子了呢?這個原因就在於當前社會和政府的矛盾衝突越來越大。在改革開放30年以後,經濟制度方面的改革已經和計畫經濟分離,但在發展經濟的同時,卻並沒有推動社會和政治制度的改革,使得社會和政治的改革遠遠落後於經濟的發展和需要。

大陸社會的發展已經進到了公民社會大發展的階段,這已經成為歷史潮流,不可阻擋,但是在一些人眼裡,這就變成了非常可怕的事情。在他們的眼裡,社會自治而不需要政府多加管理是不可接受的。同樣,政治的發展也要求有更高的法治程度,並且在政治上要將權力回歸人民,也就是老百姓要選舉權,政府制度要實行三權分立,這又是他們無法接受的。

爭論只會帶來災難

對於這樣的政治改革和社會改革,到底是改還是不改?社會要改,但是既得利益者卻堅決不改。衝突的結果導致原本掩蓋的意識形態突然暴露出來,反對改革的人,找到那些已經被社會所放棄,過時了的意識形態,並用來打人。這其實也是他們的無奈,為了自己的利益,也只能幹這些違背民意的事情了。當然如果回到文革他們也可能更高興,但是社會已經回不去了。

這個意識形態的爭論也表明了一個問題,就是十八大的新領導表面上是一個整體,但是內部各說各話。搞意識形態在掄姓資姓社的大棍子,大搞七不講,封殺新思想;但是另外一方面,面對著經濟和社會的問題,改革派卻又準備在三中全會上拿出改革的方案,進一步放權,推動改革的發展。這是互相矛盾的做法。

當我們從改革開放30年的歷史來看,也從近代歷史上國際現代化的發展來看,建立一個非意識形態的政權,以推動實際的經濟社會和政治發展為目的,才是現代化發展能夠取得成功的關鍵,用意識形態的爭論來保自己的既得利益,只會給中國的發展帶來麻煩,給人民帶來災難,不會有任何好處。(作者為大陸世界與中國研究所所長)

#改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