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大陸當前頗為熱門的「城鎮化」發展政策,日前因為一則外電的相關負面報導,引起各界的關注,顯示該政策之推動落實,尚未在大陸社會形成共識及齊一的步調。大陸中央政府宜儘速加以強力主導,以防止其發展「誤入歧途」。

相關的外電報導是說,大陸國家發改委最近提出的城鎮化發展草案,安排未來10年相關的支出總額高達40兆元人民幣,從而將把4億農村人口轉為城鎮人口,但該草案被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否決了。

此一消息傳出後,發改委主管官員緊急出面加以否認,強調城鎮化規劃正在按部就班進行,過程中難免要修正,但沒有被高層否決之事。不過,相關主管官員這樣的澄清,仍未清楚說明,發改委的城鎮化規劃,目前研擬進度如何,預計的正式公布具體時間為何,以及其內容是框架性的大原則或具體的實戰指南等。這些問題,乃是各界想要及早知道的內容。

其實,大陸城鎮化的政策方針,已經公布很久了。早在上一屆政府主政時,城鎮化的推進,即是經濟政策的一環,而全大陸的「城鎮化率(城鎮人口比例)」也已逐年升高。在這樣的基礎上,新一屆的領導層提升了城鎮化的重要性,將其作為未來擴大內需,及改善農民生活的戰略性手段,並有意開拓城鎮化的新模式。譬如,去年12月的中共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決定把「積極穩妥推進城鎮化」,列為今年經濟工作「6大任務」之一,並強調要提高城鎮化質量。因而,此一政策受到海內外空前的矚目。

但今年即將過去一半,城鎮化政策的完整方案尚未公布,大陸社會上因而缺乏權威的主導性論述,以致政策解讀紛陳,各地的實際做法也有很大差異。大陸中央政府似乎本著「以實踐來檢驗真理」的思維,先讓各地按自己的辦法,去試驗新型的城鎮化,然後再把質優的成果綜合起來,作為全大陸的範本。而在實務上,各地的城鎮化也確實是天天在進行,無法停下來等政策方案公布。

上述的決策方式,雖可「取天下之長」,但卻也會有部分地方諸侯錯用方法,而使整體城鎮化的推動方向「誤入歧途」。其中最讓人側目的,則是有些地方政府已藉推動城鎮化之名,大力發展房地產市場,意圖把房地產熱潮從市區帶進郊區的「草根地帶」。換言之,城鎮化政策在部分地區,似被官方引申為房地產市場發展的新機遇。這種現象,已明顯衝擊到大陸中央政府「打房」舉措的成效。近來大陸房價「越打越漲」,實和大陸這股「新城鎮房地產熱」頗有關係。

而新城鎮的房地產業務,又牽扯出另一個敏感的事項,就是地方政府卯勁徵用農民土地,以供房地產開發之用。其中有些還帶有強制色彩,即不管農民是否心甘情願,地方政府先決定開發一塊農地,再強力勸導相關農民「順應公意」,把土地承包使用權交出來,補償價格也是地方政府說了算。

另外,頗受關注的是,當前在城鎮化的政策下,地方政府對農民多了一項補償工具,即城鎮戶口的授予,意思是地方政府可以拿城鎮戶口,來交換農民原來的農地承包權。農民只要願意放棄農地,就可以變更登記為城鎮居民,享受城鎮的社會福利。有些地方政府還為如此轉變戶口的農民,在新城鎮蓋了廉價公寓,讓農民真正生活在城鎮裡。但是,有的新城鎮謀生不易,農民搬過去住後,卻陷入了新的經濟困局。

由此可見,大陸城鎮化可能出現的「歧途」,主要在於某些地方政府對城鎮化的錯誤解讀,以為城鎮化不過是多營造一批「新城區」,並且儘量把農民的身分,從「村民」變成「市民」,以提高本地「城鎮化率」的政績。

事實上,城鎮化是一套新體制和新機制的建設工作,其中要有完善的生產設施和生活設施,及促使兩種設施協調運作的管理方法,也是一套「軟硬體精密配套」的工程。

大陸中央政府宜儘速出面,加以統籌和主導,以免城鎮化的發展方向出現重大偏差,而損害民眾的經濟利益。

#城鎮化 #發改委 #地方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