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7月23日財政部拍賣彰銀22.5%的持股,被台新金以每股26.12元「劫鏢」,讓每股出價僅21元的新加坡淡馬錫公司鎩羽而歸,轟動財金界。此一在當時被引為「二次金改」的指標案件,卻於2008年政黨輪替後,反而成為「二次金改」的指標疑案,從而台新金控旗下的台新銀合併彰銀,也變成幾近「不可能的任務」。

近八年多來「歹戲拖棚」,合併案始終懸而未決。日前台新金股東會通過小股東臨時動議,要對財政部阻撓合併案採取法律行動;接著在彰銀常董會中,又通過研議彰銀併入台新銀可行性之提案,雖然事前財政部長張盛和已經表態,認為此案「不宜」在常董會討論,但台新金控似乎「吃了秤鉈鐵了心」,決定雙管齊下,在自家股東會及彰銀常董會槓上財政部。在台灣傳統「民不與官鬥」的傳統下,讓人覺得錯愕,然而進一步觀察,這是個「不怕官,只怕管」的案例。

設想如果財政部仍然擁有金融監理大權,台新金斷不可能採取上述行動。因為即使台新金告官勝訴,亦即法院判定台新金其下之台新銀擁有合併彰銀的權利;即使彰銀董事會及股東會都通過與台新金合併;即使台新金正式將彰銀併入台新銀,成為一個「新台新金控」,若財政部仍然擁有金融監理大權,這個「新台新金控」及旗下之各個子公司,未來在新種業務的申請上將可能寸步難行,在金融檢查方面可能會被檢查單位以顯微鏡仔細挑毛病,從而「贏了面子,輸了裡子」,絲毫沒有任何益處。

幸好金融監理大權已經在2004年7月1日移到新成立的金管會。對台新金控而言,財政部既不是彰銀最大股東,也不是台新金的主管機關,反倒是阻撓合併案的絆腳石;從法理角度來看,溝通無效後,訴諸法律,這是法治國家人民維護自身權益的最終手段。因此「不怕官,只怕管」,若從正面來看,台新金敢於提出告訴,應是對於國家法治及政府機關不致「官官相護」存有信心的表現。

「不怕官,只怕管」的案例,其實不少。例如最近鬧得沸沸揚揚的第三方支付儲值爭議,業者說出「有政府如此,何需敵人」的重話,就因為業者即使繞道經濟部、行政院科技會報、行政院科技政務委員,甚至在總統府月會報告華人全球電子商務,藉以爭取各方支持,然而主管機關是金管會,主管機關不動如山,業者即使拚命「愚公移山」,仍然不可能達成願望。

再回到台新金控合併彰銀案,更看出「官不在大,有權則贏」,管得到才是硬道理。2005年7月的彰銀股份標售案,原先預定的買家是新加坡淡馬錫公司,淡馬錫公司在事前與財政部多次交涉交易條件,以致外傳財政部允諾,在合法且合乎股東權益下,願意協助得標者取得多數董事席次和經營權,此即為所謂的「淡馬錫條款」。而且以當時的氛圍,包括時任行政院副院長吳榮義便曾表示,樂見淡馬錫入主彰銀;當時的金管會主委龔照勝也曾暗示淡馬錫可望入主彰銀。因此淡馬錫具有高度自信能夠雀屏中選,甚至已經在金融界找尋未來適當的高階經營者,媒體曾報導中信金當時的總經理陳聖德便在淡馬錫的規劃名單之列。

在此同時,台新金控則於軍師吳統雄的籌劃之下,認為只要能得標,依照財政部承諾,將可取得彰銀多數董事席次和經營權;另依照金控的法令架構,金控下只能有一個銀行,則未來台新銀與彰銀必然合併,合併後的台新銀行在版圖、資產、據點等,都將大幅擴增,即使舉債高價競標都划算。該集團因此引入私募基金,共同參與這個穩賺不賠的交易,並以「半路殺出程咬金」的高價,讓淡馬錫功敗垂成、扼腕不已。

然而,台新金「以小吃大」,若台新銀與彰銀合併,實質上是以彰銀為還債主體,於法固然無礙,於理難被認同,兩個銀行間的合併遂被擱置。財政部後來甚至強調「取得彰銀多數董事席次和經營權」,並不等於認同兩家銀行合併,近八年來彰銀的多數董事席位與實際經營權已經由台新金控取得,顯示財政部已經信守承諾,但財政部就是不同意台新銀與彰銀合併。

以當前的台新銀或台新金的資產規模而言,台新銀與彰銀合併似已沒有當年「以小吃大」的不合理現象,然而目前的社會氛圍,仍讓財政部不敢也不肯讓彰銀併入台新銀,所謂「取得彰銀多數董事席次和經營權」是否等同讓台新銀得以合併彰銀,應由金融主管機關金管會決定:在同一金控架構下,兩家子銀行是否應限期合併。但有權管的金管會不願管,那就只有讓司法來對「取得多數董事席次和經營權」的內涵,做一個最終的裁決。台新金「不怕官,只怕管」的告官行動,或許將成為未來官民間解決歧見的新模式。

#財政部 #彰銀 #合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