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年我研究中國社會史,覺得最痛心的,乃是自清代以來中國人的社會即停滯不前。

原因是清朝以滿人入關,建立了一個由少數民族統治多數的王朝,滿人對東北地區或許還能有效統治,滿人鞭長莫及之處,遂自動交給漢人社會自組織形成的黑道幫派。於是清朝時期,滿族對中國的多數地區,都是透過幫派而行間接統治,在長江及運河漕運地區以「清幫」為大,在閩廣地帶則以「洪門」、「三合會」、「小刀會」為主,在四川則是「哥老會」,在雲南則是「丐幫」。這些幫派的形成,乃是低階的生存意識所主導,它強調地域觀念、好勇鬥狠、忠孝節義等封建意識,它無法把中國人社會帶向一個永續的、更高階的價值秩序。低階的生存意識,使得中國人社會大家都好死賴活的忍耐度日。最後到了國家殘破、社會凋零、大家忍無可忍,才有了孫中山的革命,而他的革命力量仰賴「洪門」極大,足見幫派的確是漢人社會自組織的最大勢力。

在國民革命後,由於社會自組織的幫派成了統治集團的成員之一,於是民國政治腐敗的程度更甚於清朝,如果我們回頭重看民國史,就當會發現:

一、整個民國史都和黑道幫派勾串,幾乎每個省份重要的當權者都和黑道幫派掛勾。而黑道乃是一種奇特的組織,它的形成有一點反官方的意思,當它與統治階級掛了勾,它那種貪利逐利的濫權腐化就會快速形成。國民政府和黑道幫派的掛勾,乃是國民政府腐化失去民心的根源。

二、國民政府與黑道的掛勾,在蔣介石時代達到頂峰,他和「清幫」老大杜月笙結為換帖兄弟,他用「清幫」兄弟從事清共、濫殺工運人士;他用「清幫」兄弟進行蔣汪鬥爭中的暗殺任務。黑道幫派乃是一種社會自組織,它適於從事社會自我保衛的角色,一旦它和當權者掛勾,就會產生政治黑道化這種最壞的結果,政治就會無所不為。國民黨會在一九四九年被趕出中國大陸,國民黨的黑道化乃是主因之一。

三、據我所知,國民黨政府敗退來台後,它的黑道化並未改變,台灣的軍中尤其是特務系統,為了要對大陸做工作,都有龐大的「清幫」和「洪門」勢力。除了「清幫」、「洪門」外,它在台灣也扶植台灣在地的黑道幫派勢力,作為它的統治羽翼。今天台灣的許多國民黨派系,就是腳跨黑白兩道的勢力。一九八四年台灣利用「竹聯幫」制裁殺掉劉宜良(江南)案,已清楚的證明「黑道治國」其實並非民間的耳語,而是台灣的一種現實。利用黑道來鞏固政權、利用黑道來搞政治鬥爭,早已成了它的統治基因之一。

因此,由中國自清朝以來的社會史變化,黑道的確是中國人政治的永遠之痛,正因中國人的政治一直在利用黑道遂行其統治意志,所以中國人的社會無法往更高階的社會秩序發展。一個社會基於生存的需要,第一階段都會根據血親、地方意識、行業、職業等而自組織化,好勇鬥狠的黑道幫派的確扮演著重要的角色,中國人長期以來都崇拜梁山泊好漢,那些好漢其實都是黑道弟兄,黑道在社會自我保衛、反對貪官汙吏以及政府無能濫權上其實是有大用的;但黑道也要知道,它最大的角色就是在社會自我的保衛上,黑道絕不容許和任何當政者掛勾,因為黑道一旦和任何一種權勢掛勾,那就會形成一種最糟糕的濫權貪腐政治,國民政府當年利用黑道壓迫中國大陸的人民,最後是被中國人所拋棄,那就是仍然歷歷在目的史實。

今天的台灣仍然有許多黑道幫派,由於黑道也是國民,他們當然也有國民的權利,只是由一個社會的演變,我們已知道一個社會的秩序必須由低階邁向高階,社會首先必須要自我保衛,不容貪官汙吏和無能的官僚,進一步是社會自主能力提高,可以因應內外各種挑戰。因此保衛自己的社會,才是白道黑道國民必須有的基本認識,不向任何勢力靠攏,應該是要走的第一步!(作者為文化評論者)

#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