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大陸一系列新的宏觀經濟資料將陸續公布(如PMI、CPI等),估計會比市場預期的要差。因此,市場對宏觀經濟形勢不好的擔憂會越來越嚴重。不過,對於當前中國宏觀經濟形勢的判斷,市場只要重新確立一個新的觀察基點,這種擔憂就釋然了。

首先,新政府上任之後,經濟增長目標已經有了根本上的轉變,即對於經濟增長,不為GDP而GDP,更強調經濟增長的品質與效益,要把以往強調GDP兩位的增長而轉變到中速經濟增長上來。因此,在這樣的經濟增長思路下,不僅政府對經濟增長下行容忍度會提高,而且政府也會有意識地出台政策來改變當前經濟的「房地產化」,來促使扭曲的經濟結構全面轉型。其次,從最近所發生的「錢荒」事件來看,看上去該事件是一次中央政府人為製造的可控的金融危機,其影響與衝擊主要是在金融市場。但實際上,這次事件是政府有意識地來擠出金融市場泡沫及引向金融市場行為轉向及重大的金融改革的開始。可以說,這次「錢荒」事件,一是意味著早幾年通過信貸過度擴張來增加GDP的經濟發展思路將出現全面轉向或結束。

二是該事件暴露出,受前10年經濟政策影響,當前國內金融市場面臨著巨大的潛在風險或金融泡沫,如果政府不能夠人為擠出這個泡沫,那麼未來中國經濟增長是不可持續的。因此,當前及未來央行的貨幣政策會更加強調中性並向常態回歸。三是儘管這次「錢荒」事件對實體經濟的影響不會太大,但它同樣可以通過股市、債市及信貸市場傳導到實體經濟上來。更重要的是,當金融市場行為要求全面轉向時,銀行及金融機構的流動性管理全面強化,這將使得國內銀行及金融機構全面去槓桿化,其信用擴張能力的全面減弱,市場融資減少及融資成本更是上升。儘管這次「錢荒」事件短期內看上去對實體經濟影響不會太大,但長期來看,對國內實體經濟的影響不可低估。

第三,在上述兩大條件下,中國重大的制度改革正在醞釀中並已經開始。對於當前這種中央對政治與人事絕對控制、而經濟事權嚴重分權並由地方政府掌控的經濟體制,儘管在前30年由計畫經濟向市場經濟過渡過程是起到重要作用。因為這種制度安排有限地引入市場機制、降低推進改革的政治風險,從而成功地解決了地方政府的激勵機制問題及資訊問題,促使了中國經濟體制不斷地由計劃經濟向市場經濟的轉型,推動了中國經濟發展與繁榮。

為了保證中國經濟持續穩健發展,就得對當前中國經濟體制進行重大改革,以制度「改革紅利」來保證經濟增長。但是制度改革的陣痛也不可避免及影響經濟短期快速增長。如果當前經濟政策都是在為下半年的重大經濟改革作準備,那麼市場就根本不要期望政府會出台刺激經濟增長政策。

因此,從短期看,整個經濟增長會保持在中速增長水準前行(7%左右),政府也不會出台過度刺激經濟增長的政策,不少宏觀經濟資料出現調整也屬正常,市場根本就不用過度擔憂。雨過天晴,中國經濟又是豔陽天!(作者為中國社科院金融研究所研究員)

#當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