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按:前經建會主委尹啟銘應本報之邀,將推出5篇系列專欄,為台灣經濟之「悶」診斷並提出藥方,即日起隔周四刊出。

今年5月行政院江宜樺院長表示:台灣經濟一直處於困境無法突破,用一個字形容業界及人民心中的感受,就是「悶」。於是,為台灣經濟解「悶」的處方成為社會上關切的課題。可是,江院長當時並未說明「悶」在哪裡,也未說明造成「悶」經濟的病因是什麼,當然,就無從開出脫「悶」的良方。

政策無感信心流失

人民對於經濟之所以感受到「悶」,當然是來自於經濟的表現不好,自2008年美國金融危機引發全球經濟不景氣之後,台灣的經濟成長欲振乏力,相對於2003-2007年平均經濟成長率5.2%,2008-2012年僅達3.0%,驅動經濟成長的對外貿易、固定投資、民間消費三大引擎幾全同時失去了動力。而與人民生活最息息相關的實質薪資未能成長、失業率長期未能大幅降低,都市地區房價卻節節上升。舉薪資為例,實質經常性薪資平均成長率於1993-1997年達2.7%,1998-2002年降為1.7%,2003-2007年再降為負0.3%,到了2008-2012年更降為負0.8%。換言之,近15年來台灣的薪資成長是一路下滑的。

在經濟不好的時候,產業或人民都希望政府拿出振奮人心的方案,可是政府所提出的方案要不是人民未能有感,就是引起社會爭議,前者如提振景氣13項措施,後者則如證所稅等,人民對政府改善經濟的能力逐漸流失信心。 長期經濟低迷,政府又未能拿出讓人民有感的政策,再加上歐債危機未解,美國復甦遲緩,全球經濟處於不確定狀態;國內則是景氣燈號長期低迷,各機構經濟預測頻頻向下修正,人民感覺不到經濟的春天何時會到來。

人民感覺悶的病因是多方面的,但究其根本源頭在於產業能量不足、經濟在結構層次發生問題、政府政策工具不足、政府行政效率低落、政黨鬥爭以意識形態為出發點等。

產業能量不足肇因於2000-2007年產業大量外移,移掉台灣製造業1/3產能;而在產業外移之時,卻又未能創造多元化的新興成長產業。至於結構性問題,如從產業面來看,製造業和服務業都存在嚴重失衡的現象,製造業集中度偏高,且向中、上游集中發展,服務業則是以傳統服務業為核心,以滿足國內需求為主,創新投入不足,導致附加價值率下滑;如從生產要素來看,台灣的人才供需結構出現嚴重失衡,高失業率和高缺工率同時存在,勞動人力結構也逐漸邁向老化。

工具不足心態保守

至於政府的政策工具不足,例如:政府財政困難,潛藏負債數以兆計:政府的每年歲出,社會福利支出所占比重逐年升高,壓縮經濟等部門支出成長空間;另外,租稅待遇是產業政策重要工具,但在「產業創新條例」中,早已被立法院予以空洞化。

在兩岸方面,當中國大陸成為帶動全球經濟成長的重要引擎之時,我們卻陷於意識形態政黨惡鬥,讓兩岸政策無法大開大闔;另政府官員處處以管理者角色自居,產業界和人民心態傾向保守、保護,結構改造的工作難以推進。

改善病因,促使台灣經濟回春,固然是千頭萬緒,但若能從4個策略層面著力,將可使台灣的經濟逐漸脫悶而出。

第一是「調整結構」,以因應外在環境的轉變及台灣自身處於不同經濟發展階段的需要。其次是「創新」,以創新做為在全球化架構下創造競爭力和驅動經濟成長的力量。第三是「改善投資環境」,讓近悅遠來,以提振投資充實經濟發展的能量。第四是「自由化」與「法規調適」,以法規調適釋放台灣的內在能量和能力,以經濟自由化讓台灣融入區域經濟整合,運用外在市場機會和資源,結合台灣優勢,創造台灣另一個成功模式。當然,此4個錦囊若要發揮功效,還需要朝野的共同努力。

(作者為前行政院經建會主委)

#成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