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服務貿易協議被國內罵到臭頭,政府上上下下展開全面下鄉到廟口說服貿的行動。

到廟口?當年也曾下鄉說「GATT」的工總祕書長蔡練生很疑惑:「那是要說給誰來聽?」他說,那還不如在電視開講,真正會聽得人可能還比較多一點。

蔡練生,誇張一點來形容,可以說是伴隨著台灣自由化一路成長過來的,從中美301談判、關貿總協定(GATT)入會案諮商、談判到世貿組織(WTO),他都有參與。

只是最後在加入WTO時,他是經濟部投審會主秘主管台商登陸投資的審查,不過,這不是重點。

重點是,從1990年初與中美展開301諮商談判開始,蔡練生就是一方面對外參與談判,另方面,對內展開各項宣導工作,用現在流行的說法,就是下鄉開講。

那時,負責對外談判的國貿局安排了一系列的研討會、說明會,還有對國會的溝通。國會溝通,不是只對立委等民意代表說說,更重要的是,還要與他們的助理們進行溝通,畢竟法案與質詢稿的資料搜集可是助理的工作。

當然,更少不了與工商團體、不同產業別業者進行溝通。

那時,當然不只蔡練生到處說「GATT」,也不是只有國貿局說,相關部會都各盡其責,蔡練生就記得當時還是工業局副局長的何美玥就與國內汽車業者,為了開放的時程與程度,做過無數多次溝通。

他說,當年還是農委會企畫處長的陳武雄也到各地方與各農會、產銷班的農民與業者進行溝通。

蔡練生自己更是只要有約,他都樂於接受,所以,不只是工商界、社團、學校,連宗教團體他都去講過,講到被封為是「GATT名嘴」。

都講什麼呢?他說,開始是觀念的宣導,讓大家知道GATT是啥?其間的權益與義務又是什麼?以及自由化原則,帶來的好處,還有可能的衝擊,更重要的是宣揚:為何要加入?

從南到北、從工商團體、社團、學校到宗教團體講過不下百場後,蔡練生也從中領悟到,愈是專業的術語,愈要用最為簡明扼要的用語,尤其是對民眾進行說明時。

還有,他說,到各地方時,不能用台北人的溝通方式,要用當地熟悉的「語言」。所謂熟悉的語言,不只是講台語,還要用大家聽得懂的話。

說到用熟悉的語言,不少人就會有盲點,會想GATT用台語要怎麼說?蔡練生挑眉說:G‧A‧T‧T。GATT本來就是英文,他說,不必硬翻,重點在內涵,還有可能帶來的不論是好或壞的影響。

溝通,依他的經驗,愈是艱難愈要面對,而且,對象,一定要找反對的人溝通,而不是找支持的人,特別是面對抗爭時,要設法化解,並且一定要有配套。

下鄉說GATT的經驗,蔡練生在擔任智慧局長時,就運用在專利制度建立時,將所有反對派都納入委員會裡,當不同立場者在同一個委員會中,彼此開始的對立、折衝到最後的瞭解後,誤解,就能從中化解。

當年的GATT名嘴,回過頭來看現在的服貿,蔡練生說,溝通,一定要事前,不要事後,那就叫做告知了。如果,真沒辦法事前溝通,那麼事後也告知的同時,也得要把配套「拿出來」。

#GAT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