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報導,近日有些曾是江宜樺老師的學生,跳出來指責其過去言論與當前施政作為相違背,甚而以學生給老師的一封信,訴說著對老師身在高位卻未能阻止大埔四戶被拆的失望。當一個老師看到學生這樣的指責,一定感到有些悵然。以我認識的江老師,應該會很驕傲地看待這群學生,可以無愧於師長所授,生為平等公民,縱使是門生故舊,也勇於表達觀點各異的政治意見,而這也是江師在課堂中不斷鼓勵學生們「勇於思考」!

師生之倫,本來是我們社會中非常重視的關係。學生公然指責老師,對老師或外界觀感,似乎都有特別影響。批評的言論似乎較具有新聞性,也比較容易傳播。

一些批評江老師者,最喜歡從他的專書《自由民主的理路》,顧名思義地批判江老師現今的作為,指責違背自由主義的主張。但批評人似乎多未曾讀過此書,甚至連序言也未翻過。作者在序言中明白指出,雖然早期心儀於自由主義理想,但隨著更廣泛地閱讀,意識到自由主義的不當預設與局限。因此,他寧可自稱為亞里斯多德主義者或受儒家思想影響的知識份子,而非「自由主義者」。

稍微再看一下內容,如他闡述十九世紀自由主義思想家時,更偏重這些思想家對群體價值、道德規範、宗教信仰等方面的主張,藉以反思當代自由主義中極端個人主義、政治中立等弊端。譬如,他指出更全面解讀密爾(John S. Mill)主張,應可稱其主張為「力求平衡的自由主義」,同時強調安定與進步、自由與紀律的平衡,並非僅僅是今日只強調個人權利,無視群體利益。照《自由民主的理路》一書推演,當會主張力求個人與群體的平衡,而絕非強調個人財產神聖不可侵犯。

《柏拉圖理想國》中曾經提到從政理由之一,就是擔心比自己更糟的人治理。相類似的,當同學們急著嚴厲批判江老師時,以先哲理想高標,放大檢視老師。這似乎正如君子之過,如日月之食,人人可見,但是卻便宜了更多其它斗筲政客。如此惡性循環,以後真正有理想、想做事的學者,恐怕會引以為鑒,不敢參政。屆時,我們的政治才將真正失去希望。

(作者為台大政治學博士、英國雪菲爾大學新聞學系博士生)

#江宜樺 #自由民主的理路 #柏拉圖理想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