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德庸:透過諷刺 揭露灰暗面

朱德庸作品。(朱德庸提供)

我們每個人的人生,都像是拿著一件自己和這個世界可以平衡的東西,在時代的鋼索上行走。朱德庸作品。(朱德庸提供)
揮灑之間 漫漫人生 朱德庸餘生的目標,就是要讓大家知道,漫畫可以是藝術。(朱德庸提供)
插圖

一位是紅遍兩岸的漫畫大師,一位是在網路世代爆紅的跨界圖文創作者,當朱德庸碰上彎彎,且看本次《台灣臉書》漫畫界跨世代的對談,激盪出令人驚豔的火花。

28歲就離開中國時報,成為專職漫畫家的朱德庸,20多年後因「台灣臉書」再訪時報大樓,忍不住說了:「好懷念。」

這位兩岸當紅的漫畫名家,人生中唯一一份職場工作,就是中國時報的差,也因中時刊登《雙響炮》,讓他一炮而紅,創下11年報紙連載的紀錄,接著《澀女郎》、《醋溜族》等作品更蔚為經典。這些年朱德庸走紅於中國大陸,杭州市政府為他準備工作室,還為他建博物館,他的作品在中國國際動漫節上創下拍賣成交紀錄,甚至名列中國第一屆漫畫家富豪榜榜首。

看似風風火火的紀錄,朱德庸卻無相應的凌人盛氣,還是那個從小就躲在漫畫世界裡的自閉小孩,溫溫厚厚的。儘管歲月已將他磨練得自信從容,但說起兒時如何玩弄昆蟲時,眼睛閃露的光是漫畫家無法掩飾的童心。

自閉小孩 躲在漫畫世界裡

「我成績不好,有自閉傾向,每天在學校都被欺負,對我來說,外面的世界是把我排除出來的。」小小的朱德庸只能躲在日式房子裡和蟲玩或塗鴉,「好像只有在畫畫的世界裡,我才能存活。外面的世界我不能控制,但畫畫可以。」他感受到的都是身邊的惡意,只能靠畫畫抒發,例如他會讓欺負他的老師,在畫畫中有30種死法,如此就能發洩了。

因為畫畫,朱德庸才有了解世界的動力,也才有和世界連結的方式。「我對這個世界充滿好奇,只不過當時的世界不允許我去觸摸他們,但我會刻意製造些狀態讓我觀察。」他舉例小時候故意去按別人家門鈴,1次2次甚至到了第5次,先想像對方反應,再去比對結果。對他來說,漫畫世界就像江湖,儘管是虛構的,反應的卻是真實世界,只是更諷刺更幽默而已,「我想讓我的漫畫像一面鏡子一樣,去映照另一個世界。」因此「諷刺」成為他創作中心思想,盡畫灰暗面,「或許別人覺得我消極,但對我來說是很積極的事。我認為再骯髒的東西掀起來,都有積極的作用。」處女作《雙響炮》便是如此。

當時的他人生經驗不多,唯一能觀察到的就是身邊人們的婚姻,「我覺得中國人的婚姻是很齷齪的,很想把那一床棉被掀開看看。畫出那些夫妻間互相仇視,但離婚又離不了的鈍刀割肉感。」

創作路上 父親默默地陪伴

《雙響炮》是朱德庸在馬祖服兵役時躲在棉被裡畫的,為了怕軍隊抽檢,他將四格漫畫剪成四個單格分寄給父親,再由父親拼起來寄到報社。他自嘲:「我也蠻適合當間諜的。」

父親是朱德庸創作生命中隱而未顯的助力。「他看自己的小孩這麼喜歡畫畫,不會阻擋,但也不會誇獎,因為上一代士大夫觀念很重。」但仔細回想,父親當年會將一疊白報紙用線縫起來,作為朱德庸的畫冊,等他畫完了,再給他一本手工畫冊。

原來朱德庸父親年輕到馬來西亞教書時,便曾將自己的漫畫投稿到當地華文報紙,「那時是二次大戰,他畫的是抗戰故事。稿費是一包菸,但畫了半年就沒再畫。」或許是年輕未圓的夢,讓父親安靜守著兒子的天份,將作品一冊冊集起,什麼也沒說。直到朱德庸畫出點名堂,已經7、80歲的老父,才對著這自小不放心的兒子說:「不容易啊,真的不容易啊!」

因為在朱德庸成長的年代,漫畫是不登大雅之堂的,極少有刊載機會的。但他在大學時因為一次幫系刊補上缺頁的機緣,啟動了漫畫人生的轉輪,接二連三的邀稿和機會,朝他而來。甚至能成為職業漫畫家。「每個再大的美景前面,都有個很小的源頭。」在整場對談中,朱德庸強調了3次這句話,每當遇到挫折,他都會想想這個源頭,回到初衷。

努力證明 漫畫不是壞東西

「最初我想讓國人知道,漫畫絕對不是你們所以為的那般低階、不登大雅之堂,歐美先進國家,漫畫是重要又正統。」朱德庸希望自己的漫畫絕不只是嘻笑怒罵,而是有觀點的,可以反應這個時代、這個社會,反應人們心裡的感受。20年來,他都不改其志。

近年來,他更嘗試畫大畫,希望藉此提高華人漫畫的位階,就像日本的村上隆、奈良美智,大陸的張曉剛一樣獲得藝術評價,「他們都用漫畫的形體去畫,是藝術漫畫,我要做到的是漫畫藝術化,讓大家知道漫畫可以是藝術方向的。」朱德庸說那是自己餘生的目標。是否能成功不曉得,但最起碼要讓大家知道,漫畫不是父母心中那麼壞的東西。

朱德庸 小檔案

‧ 1960年,台北出生

‧ 28歲成為職業漫畫家, 著有《雙響炮》、《澀女郎》、《醋溜族》、《什麼事都在發生》、《關於上班這件事》、《絕對小孩》等書

‧ 1999年進軍大陸,2005年作品總銷量起已逾千萬冊,授權改編電視連續劇超過160集,杭州的中國國際動漫節曾連續3年以「朱德庸日」為號召造勢

‧ 2011年作品在中國國際動漫節首屆名家漫畫拍賣會以45萬人民幣成交,創單幅漫畫新高

‧ 2012年以手繪雕塑品《畫禪馬》創下92萬元人民幣成交紀錄。登上中國第一屆漫畫家富豪排行榜首

(中國時報)


推薦閱讀

發表意見
留言規則
中時電子報對留言系統使用者發布的文字、圖片或檔案保有片面修改或移除的權利。當使用者使用本網站留言服務時,表示已詳細閱讀並完全了解,且同意配合下述規定:
  • 請勿重覆刊登一樣的文章,或大意內容相同、類似的文章
  • 請不要刊登與主題無相關之內容
  • 發言涉及攻擊、侮辱、影射或其他有違社會善良風俗、社會正義、國家安全、政府法令之內容,本網站將會直接移除
  • 請勿以發文、回文等方式,進行商業廣告、騷擾網友等行為,或是為特定網站、blog宣傳,一經發現,將會限制您的發言權限或者封鎖帳號
  • 為避免留言系統變成發洩區和口水版,請勿轉貼新聞性文章、報導或相關連結
  • 請勿提供軟體註冊碼等違反智慧財產權之資訊
  • 禁止發表涉及他人隱私、含有個人對公眾人物之私評,且未經證實、未註明消息來源的網路八卦、不實謠言等
  • 請確認發表或回覆的內容(圖片)未侵害到他人的著作權、商標、專利等權利;若因發表或回覆內容而產生的版權法律責任將由使用者自行承擔,不代表中時電子報的立場,請遵守相關法律規範
違反上述規定者,中時電子報有權刪除留言,或者直接封鎖帳號!請使用者在發言前,務必先閱讀留言板規則,謝謝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