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新銀行與彰化銀行的合併案,已經歹戲拖棚滿八年。最近台新銀行方面已經等得不耐煩要「逼婚」,甚至願意從「娶親」改為「下嫁」-亦即合併後的存續銀行即使是彰化銀行,台新銀行也願意。然而,身為雙方「家長」的財政部與台新金控卻缺乏互信,前者認為這是「木馬屠城計」-覬覦彰銀財產的陰謀,後者則責怪財政部拿了「聘金」362億元,不但遲遲不讓彰銀嫁過來,甚至連台新銀要「委曲求全」下嫁彰銀都不肯接受。

其實,財政部所能控制的股份小於台新金控,而且財政部也不再是金融機構主管機關,因此論實力、論權力、論當年緣由,財政部都很難理直氣壯。然而論形勢,金融主管機關金管會系出財政部,台新銀與彰化銀要結為連理,金管會不點頭的機會很大;再加上反對這樁婚事的財政部次長曾銘宗已經高升為金管會主委,在形勢比人強的情況下,台新銀行別說娶親,連下嫁的機會都十分渺茫了。

客觀來說,彰銀與台新銀「成婚」,對二者而言應有規模經濟。目前彰銀、台新銀的資產總額分別為1.62兆元及1.1兆元,排名國銀第9名和第13名,兩者的分行數都未擠進國銀前十名。但若兩家銀行合併,資產總額可達2.72兆元,僅次於台銀的4兆及合庫的2.83兆元,排名居國銀第三名;分行數更可一舉達到278家,僅次於合庫的292家,躍居國銀第二名。因此,「兩小」若能「無猜」,其實對整體金融環境的改善,應有相當的助益。

再從歷史緣由來說,2005年7月財政部拍賣彰銀22.5%的持股,被台新金以每股26.12元擊敗每股出價僅21元的新加坡淡馬錫公司,「半路殺出程咬金」,把原先為淡馬錫公司量身訂作的遊戲規則照單全收。雖然也背了一大筆的債,然而台新金控的如意算盤是,依照「淡馬錫條款」,取得22.5%的得標者,財政部將協助取得多數董事席次和經營權;而且,依照金管會的監理架構,單一金控下只能有一個銀行,則未來台新銀與彰銀必然合併。如此,台新金雖「以小吃大」且背負巨債,若台新銀能與彰銀合併,不論那家銀行為存續銀行,未來實質上是以彰銀為還債主體。因此,「開獎」後淡馬錫徒呼負負,財政部則懊惱不已,金融同業乃嫉妒又羨慕。

近八年多來財政部也算履行字面上的承諾,讓台新金控「取得彰銀多數董事席次和經營權」,但對於兩家銀行合併則「歹戲拖棚」,置之不理。依照金控法,同一人或同一關係人取得一銀行過半數的董事席次,就對該銀行有控制力,台新銀取得彰銀多數董事席次及經營權,對彰銀有控制力,則彰銀為台新金控的子公司乃為不爭事實。但八年來金管會任憑同一金控公司架構下有兩家銀行,而且母子公司分別在證交所掛牌上市,也是金融監理的一絕。依照金管會的規定,同一金控下只有金控母公司得以掛牌上市,因此台新金控標得彰銀持股後,金融業者「八年來目睹之怪現象」,讓業者對金融監理的「彈性」瞠目結舌。

台新銀與彰化銀遲遲不能成婚,又沒有分手,對於彰化銀行及台新金控的股東都造成傷害。日前台新金股東會通過小股東臨時動議,要對財政部阻撓合併案採取法律行動;接著在彰銀常董會中,又通過研議彰銀併入台新銀可行性之提案。八月初的董事會,公股董事認定,台新銀與彰銀合併的「研究案」與「成立專案小組案」,兩案都不成立;台新金董事則認為,議事程序完備,相關提案都合法有效。公股與民股激烈攻防,雙方之對立情況升溫。

台新銀與彰銀遲遲不能成婚,另一個重要因素在於員工的意願。台新銀行已經有併購大安銀行與其他金融機構的經驗,員工大致而言「處變不驚」,而且合併後被裁員的大都為被併購機構的員工,因此台新銀行員工大都「老神在在」。相反地,彰化銀行工會自始表示反對,彰銀工會還另外提出反對理由說,台新金控在民國95年發行的140億元丁種特別股,利率高達6.5%,民國105年即將到期,彰銀若併購台新銀,豈不是等於要幫台新金償還債務?

一個拖了八年的案子,金管會迄今若仍有特殊考量,以致無法搞定,只能一再提醒雙方要遵守相關法令規定;或先以重罰台新金控,作為拖延台新金控送件申請的緩兵之計,此均非上策。本案牽涉到財政部的國家法益考量、金管會的監理效能、兩個金融機構股東與員工的權益,甚至兩家銀行能否合併,將牽動整個銀行產業的競爭態勢。在金管會無作為或難有作為時,本案之處理層級實應升高至府院層次,對雙方或分或合,應早日作出原則性的指示,讓金管會與財政部有所依循,遵示辦理。若連這個案子懸宕八年都還持續無解,外資與國人豈會相信:台灣金融產業未來還有發展可能?

#社論 #台新彰銀合併案 #財政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