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說法律之前人人平等,但碰到審判大陸高官時,由於事涉敏感,發展出一套「潛規則」,諸如副部級以上貪官受審不用穿囚衣,事前要仔細沙盤預演,連上廁所時間都要考慮進去。

審理落馬高官案件,公開與否有講究。若涉及隱私機密,例如中共前北京市委書記陳希同貪汙和玩忽職守案,只「公開宣判」;一旦案情復雜,即使公審也會「靜悄悄」;軍事法院的審判一般不公開。

再來就是「異地審理」,近年包括中共前上海市委書記陳良宇在天津受審,前廣東省政協主席陳紹基在重慶受審等。表面上的理由是能有效排除嫌犯的殘餘勢力干擾。但法院也都「精心挑選」,谷開來犯殺人罪之所以到安徽合肥受審,是因為時任最高人民法院院長王勝俊出身安徽,長期在安徽政法系統任職,可以放心當地法院會按高層共識處理谷開來。

法庭面積則暗示對外開放程度。陳良宇案在天津二中院僅能容納30多人的一號法庭,甚至當天旁聽席沒坐滿。薄案在濟南中院最大審判廳進行,但旁聽人士仍由政府決定,該廳可容納50人。

從高官移送司法機關起,檢察院和法院就開始縝密準備。據陳良宇的辯護律師高子程透露,檢方和法院為陳案進行長達半年的庭前演練,據說連什麼時間讓陳休息或去洗手間都有嚴格的預案。甚至在公審當天進入法庭時,他還看到院檢雙方在演練,兩名法警坐在辯護人席上充當律師。

副部(省)級以上官出庭受審時,基本都著便裝。「特殊待遇」表現在安保措施。陳良宇公審時,法院有大量警力高度戒備,連法院對面的居民樓樓頂都有警察;人員進入法庭要經過三道安檢;法院還安排警犬嗅遍法院。

#陳良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