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佳的臉碰到水就尖叫,翻船落水就大哭,上個月卻成功挑戰划獨木舟環綠島1周。(都市人基金會提供)
小佳的臉碰到水就尖叫,翻船落水就大哭,上個月卻成功挑戰划獨木舟環綠島1周。(都市人基金會提供)

我是小佳(化名),今年15歲。曾被「那個人」掐脖子、打巴掌,也被軟禁在家裡餓肚子,整天洗腦「妳是多餘的,我討厭妳。」好不容易逃出去喘口氣,想回家竟被鎖在門外,我拚命地喊、苦苦哀求開門,鄰居把我當瘋子。大家都不愛我,還有人會愛我嗎?

家庭是我人生中不願多談的部分,寧可讓沉默帶走傷痛。爸爸天生罹患小兒麻痺,媽媽出生不久發燒,導致腦性麻痺,兩人均不良於行,早期賣彩券為生,目前倚賴政府補助。

媽媽是一家之主,她願意和17歲的姊姊一起出門逛街吃飯、商量事情,也同意14歲弟弟不必做家事,對我的態度卻大相逕庭。

動輒打罵 導師報案

從小學5、6年級開始,媽媽動不動就對我生氣、打我,見我淚流,再掐住我的脖子怒罵一番。6年級班導師驚見脖子的傷,趕緊報案家暴,我被緊急安置3個月,再回到家,媽媽態度180度大轉變,摸摸我的頭,溫柔地說,「對不起,下次不會了。」以為可以脫離苦海,沒想到是另一場無止盡的夢靨。

媽媽不打我了,但開始限制我的行動,把我鎖在家,用言語傷害我、恐嚇我,不讓我吃飯。今年變本加厲,連放學返家都不願開門,我坐在門外吼到喉嚨沙啞,一聲聲、一次次的哀求,她在我心中,漸漸僅剩「那個人」的稱號。

不願喊媽 稱「那個人」

當「那個人」年初再度不讓我回家,我鼓起勇氣撥打「113」婦幼保護專線,接受短期安置3天後,成功申請了長期安置,透過社會局轉介給都市人基金會,正式住進「向日葵少女復育家園」,和其他同樣被家暴、性侵、誤入歧途的少女們,還有類似「家媽」的社工,共組新家。

但我長期活在沒有陽光的地方,無法向誰訴說,與他人起衝突時,只會忍不住歇斯底里、或嚎啕大哭,彷彿只剩下我一人的世界,空氣迴盪著一句句化在嘴角的「對不起,不要打我…」。

直到7月參加「再生21之旅」計畫,生命微微透進曙光。我和少女們一起製作獨木舟,練習划船、攀岩、50米大垂降,並划獨木舟環綠島1圈。

原本以為很簡單,沒想到樣樣困難。練習時,攀岩離地面約2米便崩潰,臉碰到水就尖叫,划船落水再大哭。我怕高、怕水、怕黑,原來更怕死。

社工鼓勵 突破自我

社工不斷勉勵我,「不試怎麼知道不行?綠島是妳人生第一次旅遊,更是妳突破自我的重要關卡。」對啊,我好想去綠島,不能輕易放棄啊!漸漸試著相信地面的確保員,伸手緊抓岩塊,緩緩往上爬;試著相信同艘船的隊員,甚至和對方一起唱詩歌;面對挑戰,給予對方勇氣,也試著相信我自己。

為避免其他少女跟我一樣害怕,她們攀岩或垂降時,我在地面緊緊抓牢繩子,同時觀察對方的動作和表情,努力確保對方安危;另外也主動協助社工處理瑣事,不再像以前那樣「說錯話、表錯情」,弄巧成拙。

勇敢表達 迎向新生

除克服恐懼、願意為他人付出、具同理心,我更努力控制情緒,勇敢表達自己的想法,與對方溝通。你知道嗎?以前我不懂、也無法表達意見,導致遇到困難便板著一張臉,並胡亂回應「嗯、嗯」,讓人無所適從。

我學習到不要放大內心的恐懼,因為想得很可怕就會做不到,我希望不要一直活在小小的恐懼裡,而是闖出自己的一片天。

即將就讀高職觀光科,期許未來能克服一切困難,開間飯店供客人共享團聚的平凡幸福,也希望我不怕沒有錢、不怕沒客人、不怕沒生意、不怕沒員工,因為,「既然總有很多害怕,乾脆不要怕!」

我們有時候不免感到害怕,但可以避免「放大」害怕,畢竟害怕只會讓自己舉足不前。希望我不要一直活在恐懼裡,總有一天闖出自己的一片天。 -小佳

#社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