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員令
動員令

台灣各地有許多長年默默奉獻的外籍神父,丁松青神父就是其中之一,他為了深愛的新竹五峰原住民,不斷努力創作、義賣作品,資助當地族人成立托兒所,推廣英語與美術教育,解決當地互助合作社千萬元虧空呆帳,將互助社原址改建為桃山青年文化中心,用愛,印證上帝的存在。

主持人李偉文。(方濬哲攝)
主持人李偉文。(方濬哲攝)

丁松青(Barry Martinson)是美國加州人,和光啟社丁松筠神父是兄弟檔,18歲高中畢業加入耶穌會,原本最想到南美洲傳教,因為哥哥寄回來的一張蘭嶼原住民照片,讓他決定跟隨丁松筠的腳步,來到台灣傳教。

外籍神父丁松青 獻身清泉部落
外籍神父丁松青 獻身清泉部落

曾經低潮 曾想離開

剛來台灣的時候沒有朋友,丁松青很想回美國,他母親要他至少忍耐1年,接下來的日子裡,他漸漸地愛上台灣,教會山地服務團派他到新竹五峰清泉部落服務,一待就待了近40年,「清泉的山水,就像中國潑墨山水」。

「我很喜歡跟我不一樣的人文化交流,尤其是窮人,我跟蘭嶼當地人學習出海釣魚,跟泰雅族人一起上山打獵,分享之外,我也希望盡一己力量,讓這裡有所改變,協助他們能解決問題」。

在清泉的山居歲月,丁松青總有低潮時刻,讓他動念想到其他地方傳教,但當下總有些突發的問題等待解決,諸如斷水斷電、聯外道路中斷、垃圾車幾個禮拜不來...久而久之,他對這樣的困頓也甘之如飴。絕大多數時間,清泉是丁松青創作的泉源,寧靜中他寫下了個人著作《清泉之歌》、《蘭嶼之歌》等著作。

彩繪玻璃 籌措經費

光啟社是台灣電視節目的搖籃,丁松筠當年為了光啟社到海外募款,丁松青雖然不像哥哥這麼入世,但為了五峰鄉的泰雅族人,也是鞠躬盡瘁。10年前,丁松青創辦聖心托兒所,雖然是新竹縣第一所山地托兒所,但因為5分之4的學生繳不起學費,丁松青努力創作彩繪玻璃,義賣籌措經費,其中還包括南投災區天主堂重建的彩繪玻璃工程。

教會早期在台灣扮演重要角色,圖為1955年新竹五峰天主堂。(本報資料照片/黃樹德翻攝)
教會早期在台灣扮演重要角色,圖為1955年新竹五峰天主堂。(本報資料照片/黃樹德翻攝)

「我很喜歡創作,但我不喜歡募款。」丁松青自豪地說,托兒所經費全部是台灣民間人士向他購買創作所得,沒有1塊錢,是向教會或政府募款。

山地教學 不辭辛勞

早期,山地鄉英文老師難覓,丁松青不辭辛勞從清泉部落開車到高峰,當地的桃山國小也曾央求他,教導學生繪畫,「我很喜歡畫人的臉,以前美術老師教我畫臉的祕訣,先畫一個雞蛋再分成一半,眼睛、鼻子放在這邊,嘴巴放那邊,60年後我還是這樣教小朋友」。

在博幼基金會、世界展望會等NGO的灌溉下,當地的泰雅青少年能力也逐漸啟蒙,桃山國小合唱團作品《霞喀羅精靈的秘密語》獲得去年傳藝類金曲獎最佳傳統歌樂專輯獎,去年雙十節還在國慶典禮上獻唱。

為了讓當地青少年,有一個學習技藝的空間,丁松青看上了當地荒廢7、8年的「友愛儲蓄互助社」,去年再度義賣個人的彩繪玻璃創作,將義賣所得的1,000多萬元款項,用來修繕合作社,並且代為償還互助社十多年來,積欠社員500多萬元股金債務。

持續付出 不問感謝

丁松青的義舉也獲得新竹縣政府褒揚,縣長邱鏡淳還聘丁為縣政顧問,不過,就在青年文化中心即將修繕完成之際,鄉公所突然主張,土地所有權歸政府所有,丁松青很擔心努力化為烏有。

「我不懂法律,也不想與政府為敵,這裡的小朋友都很有歌唱的天賦,卻連個活動中心都沒有,我希望政府不要忽略青少年的需求,讓他們有一個文化工作坊可以傳承技藝。」

丁松青把一生獻給了清泉部落,對於愛,他有很深的見解,「愛是沒有條件的付出」(Love only grows when you give it away and ask nothing for return),「就算得不到別人的感謝,有些事情,該做的還是要做。」

#創作 #丁松青 #清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