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廟廟湖土丘上遠望,一片綠意之後,就是寸草難生的內蒙古毛烏素沙漠。■陳志東/攝影
由廟廟湖土丘上遠望,一片綠意之後,就是寸草難生的內蒙古毛烏素沙漠。■陳志東/攝影
廟廟湖占地廣達700多公頃,面積相當驚人,目前也積極建設飯店、發展畜牧與宗教景點等設施。■陳志東/攝影
廟廟湖占地廣達700多公頃,面積相當驚人,目前也積極建設飯店、發展畜牧與宗教景點等設施。■陳志東/攝影
廟廟湖飼養多種可愛動物並種植各種景觀植物,假以時日,有機會成為受歡迎的生態主題樂園。■陳志東/攝影
廟廟湖飼養多種可愛動物並種植各種景觀植物,假以時日,有機會成為受歡迎的生態主題樂園。■陳志東/攝影
望著沙漠中的大片綠意森林,王恆興說,現在大約500萬棵樹,實際上種下卻不活的幼苗更多,沙漠綠化,困難重重。■陳志東/攝影
望著沙漠中的大片綠意森林,王恆興說,現在大約500萬棵樹,實際上種下卻不活的幼苗更多,沙漠綠化,困難重重。■陳志東/攝影

從中國寧夏石嘴山市出發,驅車越過黃河,穿越一條又一條鄉間道路與小鎮,大約3小時後就可抵達石嘴山平羅縣與內蒙交界處的「廟廟湖」區域,這裡也是「毛烏素沙漠」的源頭。

毛烏素沙漠這個橫跨寧夏、陝西與內蒙的沙漠,絕大部分台灣人都很陌生,但在中國卻逐漸掀起熱潮,只因這裡正在上演一齣向大地還債的綠化傳奇。

■荒蕪黃沙 蛻變綠色大地

數千年前,這裡曾是遊牧民族聚集、水草肥美的牧馬地,隨著宋朝與西夏百年爭戰,地面植被喪失,沙漠也隨即擴大,讓草原盡成沙礫。百多年前,一位蒙古牧民經過此地,在沙漠中發現黃河地下水源形成水潭,於是帶著妻兒來此定居並建築一座小小家廟,並就此命名「廟廟湖」。

隨著牧民遠離,小廟傾倒,毛烏素沙漠也再度擴大,宛如張嘴巨獸往城市侵蝕,廟廟湖也遭掩埋,幾十年來,這裡不再有人煙,只剩日月星辰與一望無際的黃沙。

然而走進現在的廟廟湖,呈現眼前的,是一幅讓人不敢置信的景象。在這一大片荒蕪黃沙上,已被種植500多萬棵樹,樹與樹間布滿蜘蛛網般的引水管,密密麻麻相連灌溉,更讓人難以置信的是,這一切的沙漠綠化工程,不靠政府、不靠財團,而是靠一位75歲的老人獨力出資完成。

■投入10億台幣 發展觀光

「我這是向大地還債啊!」75歲的老人王恆興土生土長於石嘴山惠農區,原為煤礦廠工人,從小靠著煤炭吃飯,之後成立洗煤工廠擔任董事長,在2009年退休並將事業交由子女接棒後,沒有就此去享清福,而是來到廟廟湖,望著這一大片從小看到大的毛烏素沙漠。

採煤是掠奪大地資源,洗煤又污染了大地,這些年來,看著城市污染日益嚴重,沙漠極速擴張,王恆興說:「這是家鄉,不能放任不管啊,我得回饋這片大地。」

4年來,王恆興已經投入將近10億台幣,光是沙漠中的灌溉水管就舖設超過100萬米,除了種植沙柳、白楊、沙棗等寧夏原生種喬木與灌木外,也種植多樣桃、杏、梅、李等觀賞植物與紅棗、枸杞等經濟作物。

王恆興說:「我要讓沙漠自己養活自己。」看著自己日漸衰落的體力與日漸消失的畢生積蓄,王恆興說,沙漠綠化是耗時費力的工程,需要永續的經濟來源,目前除了持續種樹,也開始養牛養羊發展畜牧業,並規劃沙漠休閒飯店、寺廟宗教與民俗文化等各種景點與設施,「只有發展成生態觀光主題園區,發展農畜養殖與副產品,才能讓沙漠養活自己,慢慢改變環境與氣候。」

■700公頃園區 無悔付出

王恆興無條件付出的努力,也吸引大陸媒體爭相報導,逐漸累積知名度。這一天,王恆興拖著感冒初癒的身子,帶著我們看樹、看牛、看羊、看沙漠、看火雞、看內蒙古、看他興建中的沙漠四合院自宅,或走路、或坐車,走訪這將近700公頃的廣大綠化園區,在一片礫石陡坡中氣喘吁吁,卻掩不住眼中閃耀的欣喜,他說:「今年上半年我運氣不錯,這裡下了兩場雨,合計下了5個多小時,灌溉了不少土地。」

「我剩下的日子不多了,很希望在這一兩年間可以整個完工。」王恆興說:「等明年春天桃花開了,那時會很美,你一定要再來,我請你喝廟廟湖水、睡廟廟床、吃廟廟雞。」

我不確定自己明年是否能有機會吃到廟廟雞,廟廟湖真的太偏遠了。然而看著王恆興那為家鄉環境付出的堅定眼神,我很願意為他祈禱,希望廟廟樹長得又高又大、廟廟雞長得又肥又美、廟廟湖水源永不枯竭。

INDEX

★廟廟湖相關資訊可洽石嘴山市文化旅遊局/中國寧夏石嘴山市大武口區朝陽西街32號/09522039375/http://szstour.nxszs.gov.cn

★更多陳志東的旅遊報導請上http://blog.chinatimes.com/kaas/

#毛烏素沙漠 #廟廟湖